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武俠小說色情化 周顯稱是劇情需要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日期:20.10.10 記者:劉巧瑜


【本網訊】近年,本土武俠小說趨向色情化,除了一般的武打內容外,還不時加插了一些性愛場面的描寫,令人擔心會影響青少年的心智,和令讀者的文學水平下降。

根據《碳六十之劍》武俠小說作者周顯指出,他的小說中對性愛的描寫是基於劇情需要,並不是為寫而寫。《碳六十之劍》的情節變化曲折,故事經常穿梭於古代和現代之間。

色情場面是劇情所需

周顯指出,社會對性的道德接受程度已較以往為高,所以就算有此類的描寫,亦屬等閒之事,並不算是敗壞道德。他補充,色情情節是因為劇情需要才加插,當劇情發展到某一點就需要有這種描寫。例如在<碳六十>系列的第一章,就要以男主角粗暴的性行為來突顯他其實不是真心喜歡該女孩,但他亦告誡其他作家不應濫用色情,要情節上真的有需要才用,不能只為迎合讀者的口味和增加銷量而去胡亂加插。

只有真正會寫小說的人才是真正的作家

周顯除了是小說作家外,還是專欄作家、時事評論員和炒股書的作者,當被問及最喜歡哪一個身份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寫小說。他認為,一個作家必需要寫小說寫得好才是大作家,因此他覺得小說作家張小嫻比起專欄作家陶傑來得更作家,他指自己大部份出版的書籍都是隨筆,對比起小說,隨筆是很容易寫的, 因為小說是很難寫的,而過程也很痛苦,但正正是因為這樣,才能小說充滿吸引力,必需經歷痛苦,成就感才會更強。

他舉例說自己很喜歡吃東西,有時為了找一間好的餐廳,會開很長時間的車去找尋,而找尋這個過程就正正是令人回味的「特殊經驗」,令真正品嘗美食的時候會有更大的驚喜和雙倍的快樂,而寫小說有趣和引人入勝的地方就在這裡,這就是他雖然覺得寫小說辛苦卻不會放棄的原因。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