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殘障也是一種祝福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儘管天很藍、校園很美,但上天有能對我那麼好嗎?’林章偉在大學畢業時自問。有人可能會認為他是杞人憂天,但他的經歷使他一早就明白風平浪靜只是暴風雨的先兆,居安思危成為了他的本能。縱然如此,他依然以樂天知命的態度笑看生命裡的一切意外,包括由結核性腦膜炎所引起的癱瘓。

沒有童真的童年

林章偉的童年就如一部悲劇:自小父母離異,父親因為無力照顧,於是便付錢將自己及弟弟交給一對居住於天台屋的苦力夫婦照顧。可是,他卻在八個月後無故失蹤。經過一輪叩門,無論是親戚或是警察,所有人都拒絕為這對小兄弟負上責任。幸好那對夫婦心生不忍,沒有將這對小兄弟遺棄街頭,即使家景貧窮,依然勉力把他們照顧,免卻了他們成為街童的命運。 林章偉表示,雖然那時很想念父母親,卻沒有勇氣離家出走,千里尋親,只因知道自己沒有照顧自己的能力。的確,一個小童茫茫人海中要找一個人又談何容易呢? 幸好他的父親在數年後終於回來,使林章偉不再是一名寄人籬下的孤兒。

勇敢的決擇

在大學畢業試過後,林章偉開始感到腰部常出現不尋常的痛楚,後來更不能小便,於是擔心的他便到醫院求醫。然而,他的病情並未得到舒緩,反而陷入長達七天的昏迷,而醫生更一度以為他會死去。雖然林章偉終於能醒過來,但這次的幸運卻是以下半身的行動自由換來—他癱瘓了。果然,這個世上所有事情都是等價交換的。 “你個病醫唔好架,醫番都係奇蹟,不過呢種奇蹟好少。” 巡房醫生對患上結核性腦膜炎的林章偉說。這句話對林章偉帶來的衝擊使他久久不能言語。 後來,林章偉認為既然不能醫治,那不如選擇逃避:「其實人選擇逃避是很正常的做法,這段逃避的時間正好給自己冷靜的機會。」他在道聽途說下,偶然得知鄉間的草醫治療好像甚有療效。雖然他並不盡相信,但回鄉不失為避世的好地方。 在鄉間的時間,林章偉不諱言他曾有自殺的念頭。這個自殺念頭的萌起使他每夜都輾轉反側:他既不想再痛苦下去,卻又怕又不捨。他發現他對於這個世界還是充滿了自己所愛的人和物,終於經過一番掙紮,他勇敢地選擇了生存下去。 就是這個勇敢的決定使他得到了幸福的將來,體會到非一般的人生,感受到無窮的愛。

生命的意義

在這生命的轉折後,林章偉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為何。他說:「經過我看過很多書後,我得出的結論是『燃燒自己照亮他人』,雖然有點土,卻是真實的。 但是我的傷殘能真的容許我去燃燒自己,照亮他人嗎?後來,我發現在我吃飽後,我會感到很溫暖、很滿足。其實人生存的意義不就是要尋找這些感覺嗎? 但若只追求這卻又太基本了,人不應只為追求最低層次的需要而生存。若要高層次一點,那我想生命的意義就是在於生命的本身,活著就是精彩。」 沒錯,既然能夠擁有生命、擁抱生活,那我們就應好好珍惜,把生命的每一刻都好好發揮,實踐生命的意義。

雖然身體的殘障使林章偉的生命裡出現了很多的不可能,但也正正因此而使他能體會另一種生活的方式,令他得到平常人體會不到的幸福。誰說殘障不能是一種祝福?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