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法證先鋒﹣梁時中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在香港,著名的筆跡專家遼遼可數,曾任職政府化驗師,在法證事務部及文件辨證組工作逾廿年的梁時中,調查過無數手案件,今午出席樹仁大學講座時,向一眾新聞系學生分享多年法證工作的經驗。


甘當白老鼠

梁時中憑鑑證技術破過無數大案,當中最令他深刻的可說是廿十多年前發生的離奇兇殺案。梁時中憶述,在1984年,警方在維多利亞公園公廁內發現一具全身赤裸的女屍,屍身留下很多由唇膏寫成的字眼。他表示,由於兇手在皮膚上落筆,大大增加了鑑證的難度。至今他仍記得當時屍身有女死者的名字,和她的債主的名字。由於人的身體具有彈性,因此很難鑑證筆跡。屍身上的中文字有轉角位,角度約九十度,與疑兇平時的筆跡不同,即使嘗試叫疑兇寫出樣本以便對證,亦未能確定疑兇是真正的兇手。後來,梁時中要求他的太太以唇膏畫在他身上與死者相同位置的部位,經過筆跡對比後,順利找出真兇。

慘案後搜證

關於多月前的菲律賓人質事件,梁時中認為當地的法證系統有很大的漏洞,當局沒有安排法證人員在場搜證,在悲劇發生後,菲律賓政府沒有即刻封鎖兇案現場,市民能輕易走近現場,甚至在旅遊巴前拍照。另外,旅遊巴事後被移離,導致很多重要的證據流失,另一方面,菲律賓政府沒有派出搜證人員採證,種種疏忽的措施嚴重破壞搜證程序。

珍惜眼前人

梁時中任法證人員廿多年,他表示工作令他更珍惜生命的每一刻,「雖然普通人覺得我們經常要面對死屍,但其實工作不是普通人想像般冷冰。」由於法證工作令他經常看見死人,他大大感受到生命的無常,因此他越來越珍惜眼前人。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