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消失的檔案 歷史的禁區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報記者林芷瑩18日訊]

「六七暴動」距今50週年,但爭議仍然存在,「人文影像工作室」創辦人,同時亦是「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的導演兼製作人羅恩惠今天下午出席樹仁大講座,表示這套紀錄片並未過時,此事與2014年雨傘運動性質非常相似。羅恩惠在離開無綫電視的《星期二檔案》後,在新聞系教採訪課,在2012年9月決定要籌辦拍攝紀錄片,只是萬料不到,要接近這批左派人士並取得他們的信任難若登天:「他們大概是我廿幾年採訪生涯中,所見過最難埋身的人。」

「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至今已播放共24場,觀眾達4,500人,不過該片卻遭國際電影節拒絕放映。羅恩惠表示沒有所謂,她直言該片不能在電影院放映是好事,解釋自己拍攝紀錄片只為記錄事件的真相,對歷史表示尊重。她說,「拍這部紀錄片並不是為了滿足自己,向多少人放映、有多少觀眾對我來說無所謂,亦不在我的計算之內。」相比觀眾,她更擔心這條片會一如它的片名《消失的檔案》那樣,在任何一個不能預計的場合裏,突然被消失。

這套兩小時的紀錄片要翻開的,是一九六七年發生在香港的一段歷史:六七暴動,一場死了五十一人、有八百幾人受傷、五千幾人被捕,歷時共八個月,被形容為「滿街菠蘿」的重要史實。

《消失的檔案》共花了四年時間去拍攝。有這構思是因為羅恩惠閱讀過屈穎妍的《火樹飛花》以及其後閱讀了《吳荻舟》。六七少年犯是羅恩惠的採訪起點,但其實有相當的難度,因為他們的警戒心很大,會排斥外人。2013年,羅恩惠用了八個月在歷史檔案館做資料搜集。在這期間,她發現了檔案館有很多有關於六七暴動的資料都遺失,她非常震撼。她嘗試翻查其他相類似的事件, 五六暴動的資料十分齊全,唯獨六七暴動極為缺乏。相反不重要的,例如監獄主任值班紀錄卻完整無缺。最後在香港歷史檔案館裏,竟然只剩下僅僅二十一秒鐘的影像存檔,片段只顯示了人來人往的畫面,並無內容可言。其他大部分相關的資料夾一揭開,裏面全部是空的。她覺得可惜的是,目前本港並沒有檔案法,在索取官方資料方面增加了不少困難,拍攝更不輕鬆。她為了不想打草驚蛇,唯有採取已有資料作為第一稿。而且羅亦發現近年知情人士都不願意談及事件,「六七暴動」現在似乎成了一件人人避談的事。後期她幸而透過英國的解密檔案尋回遺失的紀錄。

羅恩惠認為公眾對「檔案法」態度過於冷淡,她以「橫州事件」為例,指政府公然承認,首八次會議因時間不足而沒有會議記錄,她認為政府的答覆實在荒謬,但民間卻沒有太大回響。她感慨幾十年後或會無法看到鉛水事件、橫洲摸底和雨傘運動這些社會議題的相關記錄,成為下一個「消失的檔案」。因此,她希望大眾尤其是新聞系的同學要對這些事件「要有感覺」,尤其是未來投身傳媒行業的新聞系學生。--165058 2017年4月18日 (三) 17:46 (CST)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