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港文學獨具風格 惟發展仍需扶持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10月12日訊】 隨著時代的變遷,科技的成功,看文學作品的人越來越少,文學在香港似乎變得可有可無。有不少人批評,香港真的變成了「文化沙漠」。著名作家潘國靈說︰「香港文學的本土意識好其實好強」,不過本土文學創作仍然需要更多支持。

記者︰王俊彥

潘國靈今日下午出席樹仁大學新傳系週會時表示,香港缺乏本土文學作品是因為年代的不同,現今是個「和平年代」,是個沒戰爭、沒事發生的年代,寫作變得困難,作家惟有轉換角度去創作。他說,歷史的斷裂令年青一代的讀者難以代入,若作家一成不變,「創作又怎能成為可能呢?」

本土意識其實很強

不過他認為,香港的文化特色,城市味道很重,十分濃厚,充滿著公共關係,文學創作大多圍繞人事,「香港文學的本土意識其實好強」。他於1997年寫的第一篇小說《我到底失去了什麼》,所提及的都是與人事變遷有關。而現時的專欄寫作,一般都會寫很多城市、保育、城市規劃、城市空間。他亦認為,「這些議題是可以小說化」,也就是現代文學創作的基本。

本土文學仍需扶持

他又指出,香港的文學創作很需要支持,需要園地為新人提供創作的空間。他認為,香港的文化雜誌生生不息,其實不少,如《字花》、《瞄》、《百家文學雜誌》等,更有香港文學節及藝術發展局的推廣、資助,惟各項都是官方、政府的協助,缺乏自身的推動力。

文學創作是純然的

潘國靈亦說︰「寫作是窗口」,如果每人的窗戶都關上,那便不會再有文學創作了,「創作的動力是源自生活元素,創作是純然的」,寫作就是要將個人的生活體驗放在文學作品上,接收了生活上要遠離的東西,寫在自己的故事中。他又提及到,有時候寫小說是要執迷才有力量。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