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潘國靈:寫作力量源於生命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唐溥晨

今屆諾爾文學獎花落誰家日前揭曉,被喻為「秘魯良心」的南美著名現實主義作家詩人略薩(Mario Vargas Llosa)奪獎。從極左至右翼,其作品飽藏人文關懷,而不失對社會現實的尖銳抨擊。六十年代,劉以鬯同樣憑作品《酒徒》,聲名鵲起。小說開創意識先河,以詩化語言、多變的蒙太奇,結合電影與文本,批判浮躁縱慾、金錢掛帥社會中,文學與道德的失落。成為本土文學巨匠。非主流文學的枯榮,再度引起關注。


隔代讀寫現斷層
頭條日報專欄作家潘國靈在出席某大學週會時指:「作家的創作靈感分為三部份,生活經驗、想像和閱讀。現時讀寫,已出現歷史上的斷片。」上一代經歷戰爭、文革等社政動蕩,在火紅年代中,隨事跌宕、飄零。相對今日的年青人則處於「平靜年代」,如陳冠中小說《什麼都沒有發生》,需倚靠挖掘深、非傳統的敘事模式,重構歷史。對於上一代生命的感知,也隔了一層。「過去現在未來,不同歷史生態,從見證人到歷史斷片的年代,在資本體系中,人渺小的存在,在這樣平靜無事的環境下,如何堅持創作、寫作,成了難題。」

寫作力量源於生命
著名出版人詹宏志一路走來,曾在一次訪問中道破出版之困:「後來我發現要注意的,不只是行銷,不只是賣書,也不只是管理一家公司的問題,而是怎樣處理創意跟社會對抗的問題…出版一定隱藏著要改造社會,和改變甚至對抗世界的理念,怎樣在資本主義體系裡找到這種距離?靠原始的個人力量,或許你今天有,明天就沒有了。這裡或許有一客觀的東西,我很想學到…」對於如何在商業化的體制中運作而不被牽制,潘國靈指,文學作品,向來被標籤為小眾、邊緣、非主流…他強調出版與市場不可分割,但不是首要考量。「文學創作,往往在很後期,才想到讀者。一般待作品付梓、印刷、發佈、舉行講座,才始發考慮讀者群的需要…」他續說:「寫作本來是一扇窗,寫作的力量不是源自於寫作,而是生命。」一切痛苦、病態、抑鬱…在生活中原屬禁忌,但在文學中,均是可刻劃、探討的題材。因藝術,是人生沉澱,觀照,繼而昇華的提煉品。使人能從黑暗中,看出光明。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