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潘國靈:文學變小眾文化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潘國靈:文學變小眾文化


香港文壇教父劉以鬯和著名專欄作家潘國靈出席大學講座時講述文學生態的轉變及與報紙的關係。 潘表示文學在香港報業文化上的重要性已不如前,報業變得商業化,文人辦報已成絕響。


報紙與文學的關係

很多文人作家都是靠在報紙投稿為生,劉鬯都是其中一位。他說最高峰時期是一天有十三篇專欄, 而他早期就是在星島晚報投稿。潘提出不同的專欄或小說可以在報紙有生存空間,是因為作家打破創作的規限。 不少作品都緊扣社會時事與生活鎖事,能夠引起讀者的興趣和追看。他認為創作原是沒有界限,很多界限是人自行規範和設立。 例如文與理,理性與感性,現實與理想等,打破限制自然會有好的作品。


文人辦報畫上句號

潘坦言在近幾十年文學生態經歷重大轉變,由大眾變回小眾。從前劉老師的年代正值報紙與文學最緊密合作, 最豐盛的時期,然而現在卻不斷變得疏離,開始脫離主流。潘亦感受到免費報紙的威力,因寫專欄時不少人向 他提及頭條日報的發行量和稿費之高。他概嘆文人辦報已畫上句號,而他亦擔心文人編報也快將到達終點。 另一方面,他認為以往報章培訓出也斯和西西等的文學人才,現在的報章卻難以成為培訓人才的平台, 因為文學的影響力已較以往低。


小說反映作家人生

兩位作家都提及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劉表示第一次寫小說是在中學時期,第一次投稿就被一本雜誌刊登, 得到很大的鼓勵。作品內容圍繞被英國統治時期的生活,因為二三十年代的文學都是鄉村文學,大都有關於城市生活。 而潘國靈的第一部作品為《我到底失去了甚麼》,發表於90年代,由劉所創辦的《香港文學》所刊登。 劉老師的《酒徒》被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不少人也認為這是他的人生寫照。他表示寫小說時自然會反映和投射了自己的人生, 在改編電影中酒徒也以劉先生命名,找到他的影子也是不出為奇的。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