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潘國靈:文學不能孤獨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王彩霞於10月12日訊)劉以鬯的作品<酒徒>一直被公認為其代表作。同時,大眾又不斷疑問,<酒>會否是劉的自傳。今天,兩位著名作家,劉以鬯與潘國靈出席樹仁大學講座。言談之間,他們不但為<酒>身世解謎,也揭示了文學社會化的現象。

<酒>中有劉 但<酒>不必為自傳 

文學向來都是作家對生活的觀照,總不能自成一角。你說<酒徒>有劉老師的影子是可以的,但它並非一部自傳體小說。”曾受教於劉,潘對<酒>有這樣的見解。潘另有提及“生命給予創作力量,創作可以對抗生命的被遺忘”。劉亦有言“我的作品,有為讀者寫的,有為自己寫的”。兩位的言論,帶出了他們認為他們的人生,經驗與創作互有關係,互相支持的看法。

文學雜誌不必只為文學 更為社會

潘以<字花>為例,指出現在有的文學雜誌,更是一個文學組織。他提到當中的文學人,除了純文學創作外,更有以文化界的身份,參與社會的事務。例如早前“高鐵事件”,<字花>中有人筆討,也有身體力行發起抗爭活動的。可見這是文學社會性增加,更加介入生命的體現。

文學人生 從投稿開始

講到兩位是如何投身文化界,用寫作表達生命,體現生命時,兩位的答案都是由投稿做起的。劉的第一部小說寫於他中學時期,因為被登錄在雜誌上,為他帶來了鼓勵,踏上執筆寫作的旅途。他並且堅持了過半世紀,至現在92歲高齡。同樣地,潘的<我到底失去了什麼>,也是投稿後成名,然後造就成今天的他的。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