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為破案甘做「白老鼠」 梁時中智破維園裸屍案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達,平) '[本網記者鄭漢君12月7日訊] 近年,不少劇集以法證作為題材,如《法證先鋒》,內裡的棘手案件, 為人津津樂道。今日下午,前助理政府化驗師梁時中出席樹仁大學周會時表示,維多利亞公園(維園)裸屍案是 最棘手案件之一。

唇膏寫字在身上 增破案難度

梁表示,維園裸屍案是謀殺案,在維園的廁所內發現幾乎赤裸的女屍,身上有些用唇膏寫的字。他指出,這宗案件的難度在於寫字的不是用真正的筆,是唇膏,且不是寫在紙上,是寫在人體上,而人的身體是好腍的,所以寫出來的字和平常不同。

字體轉彎位成關鍵

他表示,如果「拉到疑犯,要去攞真跡的話,我地不能寫在人的身體上」,只能叫他在咕臣上擺一塊紙,然後用唇 膏寫在紙上,寫出來的樣本和原來在現場(屍體上)的字有些不同,轉彎位是圓的,但在屍體上幾乎是九十度直角的。

為破案犧牲色相成「白老鼠」

他續說,在這案件「唯有犧牲色相,叫我太太用唇膏在我的身體寫,寫番同樣的字,在同一位置果度」,寫出來 的結果發現,正常的字轉彎位不會是直角的,但寫在身上就變成了直角,原因是寫字的工具和寫字的表面的分別, 證明了這點之後,就夠膽給予意見:「寫響死屍上的字是疑犯寫」。他表示:「世界上的文獻,唯一一單用唇膏 寫在屍體上,而又寫到咁大個字的,只有這案件」。


最後,他表示,他們的工作是和死人塌樓有關,不是人們喜歡看見的東西,但這是現實中經常發生的,所以應該 更加珍惜美好與善良的東西。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