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烈日當空下的「大細路」 - 麥曦茵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訊] 在香港電影業陷入低潮的時代,新晉導演要拍成一套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可以說是「難過登天」。不過,有資深演藝前輩曾志偉這強勁後盾,二十四歲的麥曦茵不但敢於在電影中帶出與社會背道而馳的價值觀,還大膽批評香港社會的反智。「以青年人說青年事」,除了是她執導的首部電影《烈日當空》的主旨,也是她作為年青人對生活的宣言。

忠於自己 要Make believe

當天,曾志偉看中了台灣導演林書宇《九降風》的劇本,計劃將同一劇本在中港台三地拍成三部以青春為主的電影。《烈日當空》是《九降風》的香港篇,說的是年青人對青春的詮釋、對成人世界的質疑。憑著一部畢業短片作品《他‧她》,麥導演被曾志偉提拔,參與《大丈夫 2》的編劇,然後有幸將此寶貴的電影製作經驗帶到其首部長篇電影《烈日當空》,這一切都源於她忠於自己的生活態度。這位影壇初哥昨日在樹仁大學的每週講座中提到,「很多事只要有信念就會做到。作為一個香港人拍攝一部青春電影,去說自己、香港人成長的故事,這是一個我對自己的表現。我覺得做電影就是要make believe,不論是對自己或是觀眾。作為年青人,在社會上能做的事有很多,問題是在於所做的事有多大的影響力。」

為年青人只懂於blog訴苦落淚

麥導演表示,《他‧她》和《烈日當空》都以自我認同為核心。她指出,兩部電影都反映出時下年青人慣以MSN和SMS這些看似很方面的溝通工具溝通,但其實越容易溝通,越容易產生很多障礙。她認為,這些都是屬於香港人或現今城市人在這個世紀入面最迷茫及找不到自己的狀態。她亦提到,在製作《烈日當空》的過程中,她花了不少時間閱覽年青人的Xanga和blog作故事的參考。當中,她發覺很多年青人都選擇將自己很內在的心情在一個虛疑的世界入面公開,而不是向自己的朋友、家人傾訴。麥導演說︰「這件事令我很感觸,令我邊看邊流淚,更讓我更覺得要創作一部表達溝通是甚麼一回事、為何大家會有溝通障礙的電影。」

與新晉導演起革命

對於有同學指麥導演為香港電影界的未來,麥導演表示,「我不敢說自己是電影業的未來,因為我仍然在摸索著自己的未來。但正因為生於這個電影市道很差的時代,我唯有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不會在將來令自己後悔。不過,只要有say something的慾望,就不應該放棄創作,無論電影業有多不景氣。」

作為新晉導演,麥曦茵那股「創作」的火並未有因為電影業發展的衰退而熄滅。相反,她正與其他新晉導演靜靜地進行一場革命,希望在觀眾和年青人的支持下,能將新的聲音、新的理念由這個低迷的氣氛中慢慢滲透出來。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