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犯人藏證據 邪不能勝正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105113 2010年12月7日 (二) 18:48 (UTC),歐嘉俊

(天網恢恢,非灰色的灰。導言是顯示報導的主題,「從工作內容當然……都是可接受的。」這個主題是不是太長太多了?) 【本網記者歐嘉俊十二月七日訊】

近年電視劇常以法證工作為題,不禁令人懷疑法證工作被披露,使犯人懂得避開法證人員的檢驗。前助理政府化驗師梁時中,今天在樹仁大學周會上表示,工作內容當然不能全部被披露,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始終邪不能勝正,犯人往往設法不留證據,但天惘灰灰,只要微少的證據都足以讓犯人繩之於法。同時因為市民有知情權,所以只要保留技術層面的不透露,向大眾介紹他們的工作,都是可接受的。

法證科學正急促發展

法證科學是一門近年為大家熟悉的專業,但梁表示其實很久前已經有相關的研究,而且也很先進,但因為其他相關的科學技術未得以完整發展,所以法證的發展一向較緩慢,但自從基因結構被發現,有了個人辨證,法證才有真正急促的發展。

冒簽技術高可不被發現

近年有不少關於冒簽的案件,梁認為這其實與個人的寫字能力有關,他提醒市民應注意簽名的結構要複雜,有不可測性,而且盡量不要重覆。但他亦提到近年有犯人故意在支票上簽假名,逃避法律責任。梁更補充冒簽技術高的犯人,是有可能成功偽裝而不被發現。

案件困難重重

被問到最荊手的案件,他表示很多案件其實都困難重重。其中有一案件,女死者身上被人用紅色唇膏寫上字句,這樣要做文字比對則較難,最後甚至要用唇膏親自在他身上做實驗來幫助分析。另外,梁亦被問到對工作的體會,他表示因為工作與死人有關,當然不喜歡看到,但現實是命案時有發生,所以我們要珍惜擁有的事物。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