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王建華:語言與社會共變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語言除了用來與人溝通外,也是一門學問、一門藝術,說話不難,但要說對的話,技巧也不少。北京語言大學應用語言學專業博士生導師王建華,今出席樹仁大學新聞系週會時指出,有不少人對語言的敏感度及準確度不高,說話容易鬧笑話,尤其在運用母語外的方言時,就要先了解語言的特性。加上民族、地域甚至人際間的文化差異,在不同的語言上都需要有不同的詮釋。


誤用文字易鬧笑話

北京語言大學應用語言學專業博士生導師王建華,語重心長的鼓勵在場的新聞系學生要好好學習語言,因為新聞和中文有密切的聯繫,學好語文有助新聞工作,又引用最近的大亞灣核電廠報導,分享廣東話和國語在文字詮釋上因差異造成的小誤會。「香港報紙報導專業人士『揚言』大亞灣核電廠相安無事,這真的令我莫名其妙,『揚言』在我們說國語的人而言,有著貶意,但明明大亞灣根本沒有事兒發生,為何要用帶有貶義的『揚言』呢?這帶出不同國家有不同文化,在文字詮釋上亦有很大的差別,發生這樣的小誤會,代表新聞工作者對語言敏感度hr7把握度出了大問題。」

王建華指語言是約定俗成的,社會的轉變,令人對文字有重新的詮釋,因此語言是與社會共變的。「以前,『小姐』是對女士一種十分禮貌和尊敬的專稱,但現在『小姐』被大眾理解為在夜店陪客的『三陪小姐』,帶有貶意,不可再隨便稱呼女士為『小姐』。『同志』也是一樣,『同志』在民革時是一個十分高尚的稱呼,代表同胞、為國家出力的自己人,當時在內地被稱『同志』,人人都很高興,但現在『同志』是同性戀者的代稱,意思也就大大的不同。」王建華以上述兩個例子,證明語言與社會共變,我們也應因著改變而對語言作新的理解和運用,否則易引起誤會和笑話。


寬容對待 給力 神馬

最近,內地網絡潮語十分流行,除了內地人,連港人都不停說著「給力」、「神馬」,甚至有學生把這些網絡潮語搬到紙上去,在作文時寫下。「網絡潮語的出現反映社會的變化,當新社會用語出現時,我們應寬容的對待,讓時間驗證這些潮語的好壞。在運用潮語時,必須區分場合,不要把我們的語言打亂。」他不贊成把網絡潮語用在教學上,因為學生有機會因此失去對傳統語言的興趣,更令語言根基不穩。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