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現代福爾摩斯 用筆跡 編寫「真相現形記」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導言主題不夠明確。光報導邪不勝正的裸屍案,詳細些,即何表達正邪,然後再說到法證重任即可,所以導言最後兩句可刪去。改為和案件有關的字眼最好。) 【本網記者十二月七日訊】「我相信正係勝邪嘅。」前助理政府化驗師 、法證事務部及文件鑑辨組主管梁時中,今天下午出席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系系會講座時如是說。從事法證工作多年的他表示,法證人員肩負重任,要為揭露真相而小心檢證。


法證人員 任重道遠

梁指出,法證人員責任沉重,擔任專家證人時要承受來自法官、執法人員及控辯雙方的壓力,並不容易。


梁表示,法證工作不能馬虎,要認真謹慎,鑑證時不可先入為主,要盡量保持客觀及中立。他更指自己每做完一宗案件,便會把它放下,著手調查另一宗案件,相隔一段時間後,再把已完成的案件用相反的角度,重新審視一遍,以確保調查結果準確無誤。


為正義「捐軀」犠牲色相 找出真凶

梁表示,他從事法證工作多年,曾遇上不少棘手的案件,其中一宗謀殺案,死者陳屍維園公廁內,幾乎全身赤裸,凶手更用唇膏在死者身上寫滿中文字。他指出,案件調查時的難度,在於用來寫字的「筆」是唇膏,而被書寫的則是人的身體。由於人體很柔軟,在人體上書寫,跟在紙上書寫完全不同,筆跡難以比較。


梁指出,為了證實誰是真凶,甘願犠牲色相,讓太太在自己身上寫字,從而比對正常的筆跡,找出破案關鍵,把凶手繩之於法。他更指,以他所知此案從未有過先例,獨一無二,但每宗案件都有弱點,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後亦可順利破案。


--105117 2010年12月8日 (三) 01:03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