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現實中的戲劇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 現實中的戲劇--075111 2009年9月22日 (二) 21:05 (UTC)

常人道: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自幼遭父母拋棄,被親朋戚友、警察,甚或養父母視如無物,四歲的他只可瑟縮一角,只敢無聲吶喊:「我也是一個人,可否不要離棄我?!」

所唸的小學都一一倒閉,中學入讀「飛仔中既飛仔」學校。天主也許萌生憐憫,讓他奇迹地入讀一等學府中文大學。可惜,天主並未自此眷顧他的一生,更在他人生最青春得意時煞然奪走他的雙腿。

曾自我封閉逃避,想過當「偉人」與最愛分手,想過結束生命,一了百了。

最後,拯救他於絕望邊緣的,不是父母,不是最愛,而是-- 一束荷蘭玫瑰。

這曲折悲慘故事,是哪位大導的新作?非也非也!此乃活生生的真人真事,是香港復康會主席林章偉的傳奇經歷。

100呎容身之所 渴望享受「大便服務」

對於一般人都會投予同情的戲劇性遭遇,林章偉一派悠然,以輕鬆口吻將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自己四歲時,母親離家出走,留下自己與兩歲的弟弟。父親於是將我倆交予一苦力家庭寄養,數月後父親亦告失蹤。當時她(苦力的妻子)牽着我,四處敲門,希望有親戚收留我和弟弟,惜無人願意。她只好帶着我,徒步行上一條長長的斜路,到尖咀警署報案,寄望警署有人會接收我倆兄弟。惜無人願意。在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帶我回家。」

這個家庭,男的為苦力,女的為鐘點保姆。一百呎的小天台木屋里,擠滿八個「小客人」。雖然自己勉強算是這家庭的「長子」,但卻享受不到特別服務-「大便服務」。林章偉興奮地說:「因為天台木屋沒有廁所,如要大便,就要由八樓跑到地下300呎以外的公廁。有付費的小朋友,就可以「解放」在啖罐,待保姆善後。沒付錢就沒法使用這項「大便服務」,只得跑去公廁。但這對一位四歲的小朋友來說,難免的有點困難。所以每當她外出時,我就偷偷享用啖罐,然後嫁禍於那些只懂「牙牙聲」的小朋友!」

小學災星 中學明星 大學殞落

一年後,父親風風光光地現身,接走自己及弟弟。小學期間,林章偉已更換了三位繼母,與自己仕途不斷更換學校,有點兒相似。對於自己每入讀一間小學,該小學定必倒閉,林章偉十分無奈。他更因此沒法參加小六升中報分試,幾近與中學絕緣。他回憶指自己小六時已要周圍撲學校,最後入讀等同band5、band7的私校。偶然一次機會下,他當上了house主席,聯同其他house主席舉辦了一次史無前例的成功綜合晚會。他笑說:「當時的訓導主任跟我說:你放心吧,今晚沒有人可以進入學校「搞事」!」原來訓導主任在學校天台安排了同學監察學校四周環境,每發現有「飛仔」接近學校,立即派遣一隊人馬前往「搞掂」!

回望小學中學生活,似乎有點不如意。然而,低處未算低!林章偉人生的低潮,竟在大學畢業試前降臨。回到那人生最痛,林章偉至今仍無法淡忘。「在畢業試前,自己腰痛難當,立即被送入急症室,陷入昏迷。家人及女朋友零晨接到醫院來電,着他們到醫院見我最後一面。」故事至此完結……

唏!奇迹似乎再一次發生,林章偉幾日後竟甦醒過來,還大口大口吃了五盒吉烈豬扒飯!身邊的人看見林章偉大難不死,胃口亦佳,均難掩興奮之情!惟林章偉下半身癱瘓的事實,沒告知當事人。林章偉知道此惡耗,已是兩年後的事。

如果愛情是400公呎長跑……

「當時女朋友幾經轉折,將我送到廣州第一人民醫院,請來一大班教授,結合中西醫方法,希望治癒我的病。可惜,教授們的結論是:以現時的科技,你的病沒方法醫治。」

這無情的答覆,直將林章偉從涯邊推向谷底。「當時只懂逃避,逃到老家潮州土寧。曾經想過自殺,但又怕死後如燈滅,沒有靈魂,沒有任何感覺。亦不懂得如何「處理」女朋友,如果愛情是400公呎長跑,自己再跑不動,也應該將接力棒交出去。」

林章偉匿身於老家期間,大學的莊員千里迢迢從香港赴土寧探望他,令自己重新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後來,女朋友也來了,並帶着一束鮮花到來,並把它插在林章偉床邊的花瓶上。「一開始並未有留意那束花,當第二天醒來後,發現那束花燦爛盛放。我突然醒覺,花都可以如此豐盛,為什麼人不可以?」

此時此刻,林章偉已不再懦弱,勇敢地回港面對現實。時至今天,下半身癱瘓的事實依舊是老模樣,但各項社會公認的成就,已遠遠地超越身體上的殘缺。

他的一生,誠然,更勝戲劇!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