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用「心」做音樂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heart」,可解心臟,失去心臟這重要器官,人便死亡。說別人「做事無heart」,除表示並非用心完成外,亦代表作品已死。試問一首已死的作品,怎樣感動別人,令人有心跳的感覺? 「很多有heart做的音樂都有好的成績,我們會盡力做,用心的做,請大家繼續支持!」歌曲監製陳浩然Edward Chan相信,香港人重視音樂,而對他這個於香港土生土長的人來說,音樂更是一件自然的事,亦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踏上音樂之路


從小學習鋼琴,小三時已可彈奏小虎隊的《忍著淚說good bye》,到小五小六時因老師的賞識,更令他覺得自己「有所不同」。中三轉玩電子琴,及後來於香港中文大學修讀音樂系,看似一早立志於音樂界發展,豈料Edward說自己其實沒有想過,畢業後一定要找一份跟音樂有關的工作。B哥哥(鍾鎮濤)邀請他到其錄音室工作,雖然一開始興趣不算大,但Edward仍抱一試的心態,就是這個機會,令Edward開始他音樂的工作,而B哥哥亦成為他入行最重要的人。


走進Edward的辦公室,首先看見的是一間大型的錄音室,玻璃窗外就是一大片海景,而入面擺放著多部電子琴和音響設備。辦公室的格調加上燈色,配搭十分舒適和柔和,或許創作音樂就是需要在舒適的環境下創作。 一首歌的誕生,由旋律到demo(同時將想法告之填詞人)再到編曲,最後錄音和配上和音,監製都要緊貼每個過程。而同是作曲人、編曲人和歌曲監製的Edward坦言,現在較享受歌曲監製這個身份,「作曲是不理性,沒有對錯之分;編曲講求技術與感覺;監製則是對外溝通,運用分析能力和說話技巧,將整件事(歌曲)的要求告訴對方,並將對方能力推至極限,但同時間亦要跟對方有所交流,有必要時更要擔當心理輔導的工作。」他說自己享受跟別人交談的過程,而且完成監製一首歌所帶來的成功感強烈,所以將來的工作都會以監製歌曲為主。


被問及對音樂的靈感從何來,Edward說來自日常生活。例如看過一套電影,對戲中某一個畫面印象深刻,當他的作品需要某種情感時,他便會回想起自己對電影某一幕的感覺,加上對音樂的認識,將兩者融入自己的創作中。Edward強調,旋律不是「作」出來,而是演繹自己的感覺。他亦曾經歷「無靈感」,「接觸的東西越多,會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所改變,但同時間對自己的創作亦會感懷疑」,此時不肯定的他會捨棄,或是待自己的創作得到肯定後,才會將這些靈感放入自己作品中。



對香港樂壇的看法

近年,香港音樂發展困難,甚至著名歌手的唱片銷量都大不如前。縱使如此,Edward堅持要栽培新人,為他們提供專業指導。「每一個人都有佢嘅開始,我覺得投資喺新人身上,比投資喺已經有一定市場的歌手更加需要。」他認為,培養一個新人不是一個遊戲或者做一件善事,背後要付出很多。若有人的唱腔或聲音跟某歌手相似,Edward會建議他以自己獨特的唱歌方法演繹,如樂隊Mr.的主音,他的聲音因為跟陳奕迅相似而受人注目,但樂隊的成功卻是他與隊員帶給其他人的風格。除天生一副好嗓子,Edward表示,歌手的形象和性格都非常重要,惟有三者俱備,才可以在音樂上面有更好的發展。至於香港人如何看待音樂,Edward覺得香港人其實重視音樂,就好像大家都重視陳奕迅的聲音一樣,因為在資源少但要求高的社會上,未受歡迎的會被淘汰,剩下的都是大家重視和不希望失去的。所以當陳奕迅開演唱會時聲線沙啞,大家都會很關注。而且,他亦認為有心做音樂的人沒有減少,所以好的音樂不會消失。


面對近日不少人批評現今的歌手純粹偶像性質,全無實力可言,Edward說:「我不會貶低偶像派歌手的存在價值,show is business,市場上有要求便有供應,否則他們一早已被淘汰。」但他亦認為歌手應該要有較高質素才可出碟,所以他偏向跟一些音樂性的歌手合作,如方大同和王菀之等。亦有人認為,現今的歌曲比以前的要求低,皆因K歌問題嚴重,唱片公司為求更多人點唱旗下歌手的歌,不惜將節奏及音調調教至適合大眾的程度。Edward覺得,這個問題只說對一半。他認為,畢竟是商業社會,唱片公司必定會從商業角度考慮,令最多的人接受這首歌。但他亦指出,現時很多人唱K都會選擇難度高的歌,挑戰自己唱功。他表示,歌曲的功能從來沒有改變,它代表一個人難以啟齒的說話,是一種表達的方法;而今天的卡啦OK則是予人宣泄的渠道。


最後,他指出現在較難有創作型的人,因人寧願取易捨難。「今天大家寧願在facebook chat,也不願面對面交談,這是社會轉型的結果。」他說香港不能再有一隊如Beyond的樂隊出現,是因為Beyond除了是一隊樂隊,更代表一個時代和風氣。他希望時下青年能反省為何願意花時間於facebook上,卻不是多與人溝通。


副稿

因B哥哥的邀請而入行的Edward,亦以同樣方法邀請欠缺經驗的人到自己錄音室工作,除希望自己可以跟B哥哥一樣,發掘更多人入行外,他亦享受與新合作的同事擦出火花,從他們身上學習更多東西。監製工作繁忙,經常跟歌手到海外舉辦演唱會,工作和家庭上的時間分配又如何?Edward指隨著人的成長,儘管以前多麼投入工作,現在重心亦會逐漸移到家庭上。他笑說雖然星期日才是家庭日,但星期六晚已開始「無心工作」,期待著星期天跟家人相處的時間。工作方面,他會替自己編排一個有獨特的時間表,「我的時間分配算是well-managed,但同時間我會保留一些非well-managed的時間,令自己從壓力中喘息,從而令自己的時間分配更well-managed。」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