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當潘國靈遇上劉以鬯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第二段寫錯了,劉沒有做過總編輯,應該回應導言,說出他寫作的經驗,比如為了生計,日日寫幾個連載,還要寫自己喜歡的文學等,然後就是潘解釋連載的時代己然消失等等。)


〔本網記者賴今銘十月十二日訊〕假若兩代寫作人坐在一起,究竟會否出現思想上的斷層呢?抑或,因共同對文字抱有濃厚的熱誠,成功打破時代的隔膜,為現代文學寫下註腳,成為我們研究文學的導航燈?今天,著名作家劉以鬯與文化研究學者潘國靈,在樹仁大學週會上,道出過去的寫作經驗,並解構本土文學的未來發展。

劉以鬯:我只需一支筆 

作家劉以鬯直言,過去曾擔任兩份報紙的總編輯,以及為不同報紙撰寫副刊專欄,亦即曾風行一時的連載小說,如《酒徒》、《對倒》等文學作品;基本上,只需一支筆,便足夠維持生計。劉補充,「有些文章是為讀者而寫,有些則是為自己,亦曾有一段撰寫專欄的時間是為稿費而生,因為始終要生活。」

時代吞沒了連載小說 

然而時代變遷,潘國靈卻指出,現時讀者的要求已不同,報紙亦甚少刊登連載小說,副刊內容也不如前,能從報紙中發掘文學的機會少之又少。潘續說,「本地文學生態已經轉變,不再與報紙有太大關係,反而文學雜誌卻不斷出現,生生不息,變成另一番景象。」

文學新氣象

潘國靈說,雖然報紙與文學的關係已不復再,但本地文學卻漸漸受到關注,例如現時會有年度文學節,或文學雙年獎等,均受到社會和媒體的重視;另外,中國大陸也開始出現簡體字版的香港著作,尤其文化與電影一類,可見本土文學發展的改變。不過,潘卻認為,現時閱讀文學的人卻不見太多,皆因這一代的生活很「多功能」(Mutli-tasking),我們有很多娛樂,如電腦等高科技產品,都會讓專注力降低,投放書本的時間自然少了。潘說,「所以,有時我寧可站後一點,也要保住讀書的書桌。」 --105115 2010年10月12日 (二) 22:00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