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真金不怕洪爐火,黃國兆的《酒徒》並不丟架!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次等的音樂,能不丟架?資本只有四十萬,能拍電影嗎?可參考學號105111和105117的同學作業,兩人都找到一個報導的主題,圍繞著主題作出報導的方式,希望可以給你啟發。) 

[本網記者楊家駿9月21日訊]今天,新浪潮導演黃國兆及著名女影星溫碧霞出席樹仁大學紹美珍堂每週講座,兩人於席間談及對同名小說改編電影《酒徒》的一些看法及拍攝經歷。

黃表示拍攝《酒》並不容易,當中最大的阻礙是財政困難;不過黃對於電影在這樣僅有的資源下,亦拍出了原著小說的味道,並指試影獲得不少文學界人士的好評,指其並沒有丟原著小說的架;而溫則認為自己於戲中所飾演的角色--黃太太的性格,與自己截然不同,是一項新嘗試。

在財困下拍攝

黃指拍攝《酒》的資本只有40萬左右,是一套低成本的作品,亦因此遇到不少阻礙,當中令他最遺憾的,便是在電影後期製作時,黃希望在《酒》中加入一些60年代的名曲如貓王的歌曲,增加電影的感染力,然而歌曲的版權費令他放棄了這個念頭,退而求其次,改以次等的曲目來代替。

並沒丟原著小說的架

席間,有學生問及黃對於《酒》在香港上畫時的預測,黃表示很難作出預測,因為《酒》始終是改編自文學作品,並沒有荷里活式的吸引情節;但是,他拍電影於試影後,亦得到不少文學界人士及影評人的好評,指電影並沒有丟原著小說的架。

溫碧霞不重片酬 演活60年代寂寞婦人

溫在《酒》中飾演一名寂寞婦人,老公長期居外,渴望得到別人的慰藉;溫指演這個角色有不少新嘗試,例如首次飾演內心極度自卑的人及以淡妝於大銀幕演出等等,當中最耐人尋味的是她指這次演出首次嘗試到被男人拒絕的感覺,指其相當難受。這次拍攝,溫指並不計較片酬的多少。

劉最後指自己始終是比較有興趣改編香港小說為電影,因為自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此認識更深,相對於內地或其他國家小說,他指自己並不熟悉,較難掌握。他在未來有意開拍《酒》的延續──《賭徒》,這是因為《酒》中不少角色與賭有著密切的關係。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