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社會文化並行 本地創作路不狹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 社會文化並行 本地創作路不狹--105021 2010年10月13日 (三) 00:29 (UTC)

記者 陳詩祺 [本網十月十五日訊] 兩代文化人,香港文壇教父、意識流小說《酒徒》作者劉以鬯連同文化評論人潘國靈今出席一大學講座,二人坦言香港的文化現況不斷轉變,須從傳統中改革,以提昇文學生態。潘慨嘆,近年讀者質素下降,源於文學商業化。

形式轉變 創作無界

雖然香港缺乏為文學作家而設的「園地」,難以孕育文學人才。但文學生態近年轉變尤甚,不再局限純文學寫作,好像文學雜誌《字花》,以組織、團體為定位,鼓勵會員參與反高鑯等社會運動,令文學更貼近社會。

九十年代,是文學創作的轉變期,包括:藝展局資助文學雜誌,潘表示:「令香港文學由依存傳媒轉到政府,是好事。」他認為商業逐漸侵蝕文學,影響整個文化氣候,不少香港媒體自我審查尤甚。不過,本地創作不一定狹隘,正因它仍存在跨界域、地域的合作。

平和年代 歷史斷層

潘感言,作為土生土長的文化人,縱使已脫離五四傳統,本土意識增加,城市文學味濃。但他形容,因為我們身處安穩世代,沒有經歷大苦難,而創作卻由經驗、閱讀、想像衍生。故令小說成為可能,則須改變舊有寫作形式,如學會質疑歷史,把文學空間化。潘引用劉的話:「求異求新」,成為作家不變的定律。

劉以鬯:南來文人

已屆九旬的劉以鬯,其文化工作跨越半世紀,曾任副刊編輯、從事翻譯和辦懷正文化社,充分反映他跨界別的文學工作。一九四八年,中國抗戰年代,他孤身由上海逃離到香港,欲開拓海外市場,另坦言一為糊口而寫小說,二為自己而寫。而他是少數能在報刊寫長篇連載小說的作家。留港近半世,他直言:「香港更像我的故鄉,反而對上海感陌生。」 潘則稱,現今報承載小說的空間卻降低,文學與報業分道。

二人仍活躍於文壇,皆因對文學的執迷。最後,潘寄語,「不妨為讀書留一張書桌。」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