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私隱何在? 公眾知情權何在?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55105 李凱琳 LI, HOI LAM00:49 2006年九月27日 (UTC)

座無虛席,甚至有同學席地而坐,因為香港樹仁學院演講廳舉行了命名為“法律與私隱”的演講,也是本年度首場名人講座。「私隱」是什麼? 律政署首席律師毛錫強為此絞盡腦汁,卻一無所獲;「私隱」和新聞言論自由之間能否並存?擔任記者十多年並身為記協主席的胡麗雲小姐的言語,啟發了各同學的思考。


私隱像變形蟲 民事刑事告不得

毛律師坦言:「『私隱』在法律上沒有定義,也是接近不可能去定義…私事並非私隱,就像健康情況、個人身分、過去經歷,甚至是自己沒化妝的樣子,都是很難去界定他們是否私隱;在主觀因素下,它就像變形蟲,讓人無從明確其定義。」

民事是由保障人民權益出發,例如土地契約、追債,但是傳媒侵犯其他人的私隱,受傷害的只是心靈,但心靈傷害的程度又怎能量化計算呢?而且堂費需要原告人支付,如果原告人不是有錢人,也不是有資金資助(如保險公司),他們根本沒能力與媒體打官司!」

刑事是由維護社會秩序出發,例如毀壞公物,原告人為政府,而訟費是由納稅人資金撥出的,它的警告效力比較大。胡小姐對便利雜誌刊登女藝人更衣照此事忿忿不平:「請大家不要混淆,加重刑罰根本不等於保障私隱,因為這件案件的刑罰(評以2級刊物),他只是保護公眾,而不是私隱!大家在這件事上只想著要判刑要重一點…大家都被誤導了!」


立法保障私隱 得不償失

「記者也是公民,所以要遵守法律;但也要尊重人,維護公民權利。」這便是胡小姐對新聞工作者要求的條件。「坦白說,的確有記者濫用職權去做令大眾難以接受的事;很多年前有人提出立法保護私隱,但要是成為事實,那便泡湯了!」,「假如藥房的藥品出現問題時,記者拿著相機和記事簿前來問個究竟,你認為他們會答覆問題嗎?說不定一拳便打過來(記者)了!」

「我們要讓公眾有知情權,但我們應該報導公眾有需要知的,而不是為了八卦才去報導的。」

車禍的屍體照片,家屬慘痛樣子,這些令公眾不安的照片,公眾有需要知道嗎?上市公司出現問題,雖然有人跟你說報告這些公司秘密是犯法的,但這些涉及公眾利益的事,又應該報導嗎?胡小姐認為作為把關者的記者應有判斷能力去分辨,他們工作時應要謹守崗位,尊重法律,了解法律,這樣才免的撞至頭焦爛額。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