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笑談色情 嬉言寫作 倪匡賜官咀對咀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香港樹仁大學本週的名人講座座無虛席,甚至有同學為此不悉席地而坐。原來校方邀來的兩位是同樣酷愛金庸筆下角色韋小寶的才子,一位是著名作家-倪匡先生,另一位是電視、電台節目主持人-劉天賜先生。兩位才子於是次舉行的同學答問大會儼如唱雙簧,接連回答同學的問題,話題可謂不勝枚舉,當中除了談到寫作與電影,更觸及兩位對色情的獨到見解。

對於會中有同學提及從前曾在科幻小說《後備》中,所描述的複製人極有可能在不久將來誕生於現實,作者倪匡笑言自己當然沒有預知能力,這不過是偶然的碰巧。在寫作小科幻小說的竅門方面,倪匡坦言自己其實是毫無科學知識的,寫作時只會考慮寫出來好不好看,並不會考慮是否切合科學。倪匡亦認為,在必要的情況下寫作時使用口語和粗俗用語無可厚非,它們已是生活的一部分,根本不需避諱,最重要的還是「好睇就得」。對於現今的電視廣播條例嚴打粗俗用語,劉天賜便認為此舉虛偽之至,他更贊許新傳系系主任梁天偉教授從前於壹週刊恤先以白話發表社論,生動有趣,堪稱「社論革命家」。

近來張愛玲筆下小說《色戒》搬上銀幕,劉天賜認為小說改篇電影與小說實際上只是各行其是,兩者雖然可以互相借題發揮,像《鹿鼎記》的韋小寶亦只是刻意加插於真實歷史當中,兩者其實各有各的創作空間,不能作比較。劉天賜形容文字與影像之間的關係為「讀者幽會的地方」,縱然影像可以活龍活現,但是可幻想的空間便狹窄多了,相反文字的幻想空間便大得多,讀者於其中「幽會」的地方亦廣闊的多。倪匡另一邊廂認為《色戒》不甚了了,名家小說改篇為電影影響力固然會變大,但並不代表變得更好看。對於片中令全城議論紛紛的「色情場面」,倪匡更如此批評:「都唔知果七分鐘有咩咁好睇?又唔係未睇過四仔!」,頓時引起哄堂大笑。

其後同學乘機問及兩位才子認為色情的價值在哪,倪匡一語驚人:「如果無色情人類就絕種了!」。他認為色情的價值其實很大,亦是人生最重要的部分,對於《中大情色版》被禁一事他更直斥禁書者是「食飽飯無事做」。倪匡亦認為每人都有權利去接觸自己有興趣的事物,而當青少年對色情事物感興趣亦無不妥,反正他們早晚都會接觸到。劉天賜於此亦表示認同,只要不是同性戀或變態的色情就沒問題。

回首過去最樂在其中的一段仕途,劉天賜表示是在報章寫專欄的日子,「報老闆會請你食大魚大肉,殷勤招待;有專人收稿,有錯字篇輯會幫你改;糧期準,又無 censor !」。自言是靠寫作謀生糊口的倪匡則說最喜歡的還是寫小說,因為可以隨意發揮,更能夠操控著角色的生死。可惜的是,只不過近年倪匡已經開始減產,席上更揶揄自己寫作的「配額」經已用盡,沒從前那麼得心應手了。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