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第三屆「紅樓夢獎」首獎得主駱以軍-從抑鬱中創夢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陳慧


曾憑2008年作品《西夏旅館》而榮獲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的臺灣知名作家駱以軍是日來到樹仁大學與各作聞系的未來「文字工作者」分享在個人創作路中的一些點點滴滴。畢業於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的駱以軍,其作品包括小說、詩、散文及文學評論,曾獲多項重要中國文學奬。在駱以軍作品中,我們不難看到許多與死亡、暴力、性、甚至與靈界有關的超現實話題,作品之脫俗、超凡,往往亦來自作者自身心境。



駱以軍的其得意之作《西夏旅館》洋洋灑灑便包含了四十七萬字,一個令人咋舌的數目,而創作期更長達四年,其中包含的,更是不為外人所道的辛酸。在創作期間,駱以軍曾三度患上憂鬱症,而最長一次更是為期九個月。而病癒後,記憶力更是嚴重衰退,而小說中原本構思好的情節亦全部丟失,如像電腦中毒一般,當中的他經歷了許多掙扎,面對對自己、對他人的質疑,他把這些掙扎、負面的情感、壓抑和反思都統統放進作品中。有過歷練的,才能寫中有血有肉的作品。連駱以軍自已亦不禁自嘲,自己在他人眼中雖然是一個倒楣的人,但因著這些歷練,而得到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也可算是從天而降的恩賜。


年少氣盛闖新路

大學時期的駱以軍多受小說家張大春、羅智成、楊澤、翁文嫻等著名作家啟發而開展其創作之路,大學二年級曾選修張大春的「現代小說」課程,並曾表示:「在課程中,我學到了不是小說技巧的討論,而是小說本質的東西。」而當中駱以軍的前期作品風格亦不禁受以後現代主義、魔幻寫實主義、後設小說技法出名的恩師張大春而影響。1993年出版的首部小說《紅字團》雖然被評為《讀書人》年度十大好書,卻被世俗視為是帶著張大春的腔調而寫成的。當時初入文壇又年少氣盛的駱以軍當然會感到不忿,為了努力闖出一條屬於自已的一條創作路並寫出真正屬於自己的優秀作品,連夜趕稿,經常緊張焦躁,亦埋上了後期患上抑鬱症的伏線。現在早已闖出自己一片天的駱以軍笑指「因文學患上抑鬱的我,卻令我明白更多。人生不過是一場夢,而小說中的創作就更是夢中夢,對夢境又何必執著太多呢?」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