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粗口寫作 色情文學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粗口寫作 色情文學

倪匡和劉天賜近來在清談節目「班馬在線」論盡時事,原來他們對粗口和和色情都有一番見解。他們在一次同學答問大會中,大談粗口寫作及色情文學。

粗言並無不可

被問口語寫作的看法,倪匡指出自己贊成用口語寫作,這樣可以令作品更生動,但他強調用口語時要寫出好作品是很困難的;被問用粗口寫作的看法時,倪匡更直言「必要時可用於作品中」,因為粗口是人類生活文化的一部分。他說:「情況就如烹飪一般,只是大家所用的材料不一樣,根本不需要介意表達方式的不同,只要「好看」就可以。」

劉天賜補充說,境內境外的電視廣播都會限制粗口的播放,受眾聽不明白,很多時都不會有麻煩,如早年無線電視的鮑方在飾演《京華春夢》時說粗口,觀界卻不以為然,播放含有粗口的二十多集後都仍沒有被投訴。另外,劉天賜指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梁天偉教授在辦壹週刊時,首次使用廣東話寫社評,是「社論的革命家」。

色情人之常情

對於色情,倪匡說好色實屬正常,因為人需要傳宗接代,好「性」是無可避免。談及應否讓青少年接觸色情刊物時,他表示:「每個人都有權利接觸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早知也未嘗不可,反正他們總有一天要了解這是什麼一回事。」相反,對「性」沒有興趣,強迫他們認識也沒有用。他不會反對青少年看三級片,他解釋說色情在人類生活中是非常重要的。劉天賜則指出色情的界線很難劃分,只要色情不涉及變態行為的都是美好的,例如虐待、被虐待和同性戀等。他說如果子女上對「色」產生興趣,他亦不會阻止子女觀看。

談及電影《色戒》時, 兩人都為小說比電影更好,因為小說讓人更有幻想空間。倪匡說文字有矇矓美,而劉天賜則認為小說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幽會空間」,幻想空間可以更廣。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