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紀錄片反映社會真實面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你的Lead很好。你說“拍攝紀錄片所需時間長,而且經費高”,這是相對於拍什麼電影?這句話實在很有非議性,因為我認為很多商業電影比拍紀錄片時間更長,經費更高。或者你是想說,一般獨立製作很難負擔紀錄片的拍攝經費吧。報道美中不足者,就是欠缺了台灣和香港紀錄片的例子,難以顯示三地的題材如何不同,到底台灣紀錄片是如何以生活小品作主題?《乾旦路》的內容又是什麼?)


【本網記者唐家儀十一月六日訊】 紀錄片以寫實手法,展示社會最真實一面。紀錄片《乾旦路》導演卓翔,今日於仁大講座中指出,紀錄片是認識香港的一道橋樑,並表示:「我係想認識香港先拍紀錄片。」


資助資源及提案少

拍攝紀錄片所需時間長,而且經費高,香港非牟利紀錄片支助基金會,CNEX,提供支助予紀錄片導演進行拍攝工作。雖然,香港有機構支持電影工作發展,可惜,所提供資金及資源還是不足。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茵感嘆,香港紀錄片提案缺乏,計劃拍攝紀錄片的人相對中國或台灣少。

李補充,有供給才有需求,紀錄片市場亦不例外。數碼影像頻道不斷發展,李預計,紀錄片市場將會需要更多不同種類影片。香港主要會以人物特寫作為紀錄片題材。至於中國,由於仍在發展關係,紀錄片會以社會變化作主題。而台灣紀錄片,則以生活小品作主題。


敏感題材不受制肘

紀錄片是如實反映事實,對於拍攝中國敏感題材,李表示,只要題材及內容是有社會價值,有值得人反思的空間,CNEX是絕對支持。李以一部講述中國豆腐渣工程紀錄片,「被陷」及一部講述中國航天計劃所帶來的後患紀錄片,「天降」作例,指出,CNEX不會因為影片題材敏感,而影響紀錄片發行不受制肘,更鼓勵獨立電影人提供更多紀錄片拍攝提案,拍攝更多具反映社會現況影片。

台灣電影比較喜歡以日常生活細節,來引起大眾共鳴。反觀香港,電影市場多以虛構,而且節奏緊密電影為主。紀錄片導演黃肇邦認為,電影是沒有最終目標,不會因為最近流行生活小品電影,電影業就要所有影片朝著該方向前進。但黃相信,香港電影業會發展更多以社會生活作題材的電影,例如講述社運或紀錄生活細節的影片。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