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紀錄片說的是人的故事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香港缺乏長的、精彩的紀錄片,為什麼?你整篇報道沒有對此提出任何解釋。沒有提案文化,就會導致沒有長的、精彩的紀錄片嗎?你沒有將兩者互動關係連接起來。寫文化藝術新聞時,當你提到一些作品時,最好簡單介紹一下內容,不然讀者會一頭霧水。例如《乾旦路》和《子非魚》到底說些什麼,你應該稍為介紹一下。)


【本報記者黃倩凝十一月七日訊】香港素來缺乏生產精彩的長紀錄片,但其實每一個精彩的劇情片都基於一個真實的故事。今午CNEX基金會經理李泳茵,紀錄片導演卓翔,黃肇邦在仁大周會上分享其對紀錄片的看法。

香港缺乏「提案文化」

CNEX基金會經理李泳茵在會上提及早前參加的華人紀錄片提案大會,來自香港的提案與其他來自台灣、內地的提案相比,數量十分少。她補充,在香港通常只有電臺、導演,才會提及「提案」,一般人是不明白提案的含義。由此看出,香港非常缺乏「提案文化」,包括本地電視臺的很多劇集都從外國購買,而非原作。國外不乏大量的獨立電影製作室和獨立製片人,但目前香港的情況是有「需求」才有「供給」,應多發掘新內容。

紀錄片是橋樑,是人的故事

《乾旦路》導演卓翔説自己在拍攝第一套紀錄片的時候感覺很困難。與劇情片不同的地方在與,拍攝紀錄片沒有主宰事情的權利,很被動。但隨後發現紀錄片是瞭解香港的一座橋樑,在構思的過程中要始終思考兩個問題。一,為什麼觀眾要看?二,觀眾是誰?要清晰地説清楚拍攝地方背景。而黃肇邦的長紀錄片《子非魚》關注的是新移民,他認為拍攝紀錄片對新導演來說是一個鍛煉的過程,而且紀錄片沒有公式,怎麽拍都沒有問題,或者不同地方有其獨特的背景,但信息要清晰的傳達,樹立自己的價值觀,不必要過於著重形式。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