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紙筆走天涯 怎另類寫作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報記者趙可兒十月十二日訊﹞單靠一支筆、幾張白紙走天涯,一日寫出十幾個專欄、千字稿娛己娛人。身為作家跨界別創作,兼任編輯、翻譯工作推廣小說文學。著名作家劉以鬯與潘國靈今日在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的週會上表示,心中的熱忱使兩人對寫作永不喊「停」,以求新、求異地創作。

劉以鬯說,小說不一定以自己的人生為基礎,但作者的身影卻會自然地融合於文字當中。潘國靈則指,小說家必有點執迷不悔,純然寫出生活上的不忿,故寫作是關切生活的一道窗口。


生活取材 打通限制

潘國靈表示,社會緊貼性和小說寫作生態之間有極密切的關係。他指,不少出色的作品靈感都源於城市,所謂保育潮、城市空間、城市建設等搖身一變,便可成為另類的小說、寓言題材。他指,文學可以包含一切題材,將小說種類根據「文與理」、「理性與感性」、「小說與非小說」的區別劃分是沒必要的。他強調,作家應摒棄分類上的無謂掣肘,不同性質的塑材應相互借用,互作補給才可創造出另類作品。


今昔存歷史斷層

他表示,香港正處於和平時期,有如「沒有事件發生的年代」。他繼說,即使以歷史為寫實背景,當代作家畢竟並非當事人,亦步不進歷史當中。他指,「桑青與桃紅」是一部珍貴的作品,卻充分反映了歷史的斷裂。活在和平世代,又怎能了解為擺脫束縛,由內地逃亡至美國爭取「綠卡」而導致自己人格分裂的悲慘人生呢?又有如,資本主義下的一小角,對如何使小說、創作成為「可能」仍有很大的跨度。他反指,如掘深一點,嘗試以質疑的角度去重構歷史,將會發現另類的寫作模式。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