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網絡廿三條 不應收得過緊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很好,你的報道基本上正確反映了杜奔流的意見和立場,但你需要磨練一下你的文字表達能力,有些地方顯得頗為累贅。例如你說「絕不可以收得太緊,如果不是,就很不健康」,其實你只需說“絕不可以收得太緊,否則就很不健康”,這樣就簡潔得多,讀者也會更明白。)



【本網記者四月十七日訊】時任跨國公司科技企業法律顧問的杜奔流今日出席仁大講座,他表示認為版權條例草案不應收得太窄,但認同有所限制,不能完全開放。

草案條例 視乎字眼

《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被喻爲網絡二十三條,遭不少市民的反對。被問及對此支持或反對,杜奔流表示自己的工作多與科技有關,故其實幷不熟悉條例草案,不過他認爲修訂草案反映了傳媒與科技之間的角力,而政府應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最關鍵還是要視乎條例所用的具體字眼。譬如,若完全開放二次創作,會出現有人利用甚至濫用庸大師的作品,謀取私利,甚至會出現版權失控的情况。此種情况下,杜反對完全開放二次創作。

反對條例 收得太窄

杜奔流對限制二次創作持兩面態度,一方面指「絕不可以收得太緊,如果不是,就很不健康」,反對將條例收得太窄,另一方面又認爲仍應有所限制。如創作者純粹借金庸筆下「岳不群」的角色,套入到政治人物身上,來描述和諷刺某些社會情形,做法已屬違法,幷令人感奇怪和失望。

二次創作 應有道德

杜奔流指,此前看過一些網民的二次創作作品,如諷刺唐英年潛建風波的作品《消失的地下室》,覺得十分有創意,很有笑料。但同時流傳一些作品,如將唐英年的頭像貼于文革受害者被迫害圖上,勾起遇害者家人的悲慘回憶,對此創作他表示不贊同。杜認為這涉及的已不單是版權問題,而是尊重別人的問題,應當將心比心,設想家中人若有同樣遭遇的感受。


記者/李靜雯--105008 2012年4月24日 (二) 23:29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