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討論:195091 梁晞雅 LEUNG, HEI NGA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整體寫的比較認真,注意部分語句表達即可,看下面改後的導語

(本網記者梁晞雅9月10日訊)本港房屋問題長期未能解決,政府曾於2018年施政報告中推出明日大嶼計劃,上市公司惠記集團副主席兼行政總裁單偉彪今日出席香港樹仁大學講座時指出,填海計劃可以有效增加土地供應,比回收棕地更為可取,是一項必須進行的長期工程。

填海工程 VS 回收棕地?

單偉彪指出,目前棕地涉及不同業權問題,或會因出現糾紛而延誤回收棕地的時間,但填海可以規劃工程的進度及完工時間,相對較為容易掌握完成的年期。在金額方面,回收棕地在沒有其他競爭者的情況下,容易因為單一的業權而被要求得到較大的賠償金額。相反,填海工程涉及到不同的建築企業,在投標過程上,政府能因應所需的工程費用而選擇建築公司,增加投標市場的競爭,政府的選擇權較大,所需建築費用亦能受控。單認為,相對回收棕地方案,「明日大嶼計劃」更容易有發展的空間。因為回收棕地的面積有限,在已落實的社區規劃加入新的配套和設施比較困難,但建造人工島能提供1,700公頃土地,相對上能實施完整的社區及發展規劃,為政府未來計劃發展大嶼山城為第三個商業核心發展區舖路。

說服大眾市民認同「明日大嶼建造計劃」

單表示,現時政府未有全面宣傳整項計劃及進行公眾諮詢。市民對於政府推行人工島建造計劃的原因及詳情依然是一知半解,目前政府只是進行了一般的業界諮詢。單認為,數據是說服市民的關鍵元素,政府應向專業人士了解工程的利弊,進行多方面的研究,再以數據向公眾詳細解釋方案,方能得到市民的支持。單表示,東涌的人工島計劃牽涉「明日大嶼」人工島計劃的去來,一旦東涌人工島出現問題,「明日大嶼」計劃亦會受到外界質疑。受到港鐵沙中線工程出現問題的影響,或會令市民質疑人工島的建造工程是否完全乎合規格,單指出政府若要去除市民的疑慮,需具有長遠的目標、詳盡的規劃及監測部門,而並非只規則任期以內的工程範圍。

【創作與計算的藝術】

【本網記者梁晞雅9月17日訊】 人生之中看過無數場電影,林林總總。「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入戲院欣賞一場戲,只需要兩小時,但背後的製作卻需要上幾年的時間。著名導演羅志良出席香港樹仁大學週會時談及一場電影背後的創作論及製作的過程。羅指出,電影其實是一門計算的藝術,而背後的製作是一門人事管理,一場好看的電影能令人感動,讓人有所反思。

【計算的藝術】 對於電影的創作,羅認為是一種計算、一種商業的手法。他以《Story》中的創作金字塔解釋,指電影所帶出的含義有分三種,一是含有普世價值觀、受到大眾認同的最底層,另外是只有一部分觀眾認同的中層,最後是只有少數人會認同的頂層,亦是只有少數人會看的電影。他以《Titanic》一戲作例子,指一般人會認同的普世價值是年輕人的愛情,但深層次的是反映出階級觀念的根深蒂固。導演若果只用階級觀念作為題材,或未必會受到觀眾的歡迎與認同,相反地加入普世價值的元素會更吸引觀眾的認同和支持。而當導演為了得到觀眾的支持和認同,便會推測觀眾的喜好,而這是一門計算。羅指出,一場電影必須要有事件或情感的推進,一般觀眾較少接受只有人性思想的改變而沒有事情的推進。

【製作的背後】 羅認為,電影製作是一門人事管理,涉及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一場中型的製作有70-80人,但一場大製作可能牽涉300-500人,甚至900人以上,而製作是需要讓每一個人都在同一條船上,覺得自己值得投放時間和心機來完成整部電影。羅志良相信,電影是能夠煽動群眾的思想,亦能說服觀眾改變立場。他認為製作團隊必須對於將要完成的電影題材有立場,否則便只有技術上的製作而無法影響他人。因為作品未必能完整地反映出創作人的想法,而令製作團隊明白當中的意念能令演員運用動作有更好的表達。羅志良表示,團隊的運作考驗每個崗位的專業,只要有人的專業水平未及,便會失去崗位的領導權,同時會被人取代位置,若每人的專業水平一樣,亦能令所有製作單位團結,有良好的想法溝通。

【三分鐘「賣橋」法】 羅志良指,推銷橋段的方法有分兩種,一是直接向投資人推銷,另一是邀請演員參與,而演員會向所認識的投資人推銷。他提及,荷里活的投資人每次皆收到數千份劇本,而劇本的頭三分鐘是成功的關鍵,必須讓對方清楚明白電影的意念和說服他們投資,讓人知道劇本橋段的吸引之處,方能成功吸納投資。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