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記協主席胡麗雲:記者不是「大曬」的!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a/ae/Diamond-caution.png 這是一篇由匿名貢獻者所存的文章。但我們並不鼓勵大家匿名發表作品。
請本文作者,見到這個消息,立即補充作者資訊,或於工具列按簽名按鈕 ("Your signature with timestamp"),可自動更新名字,日期及時間。

胡麗雲在週會中提出「記者亦是人,不是『大曬』的!」,並謂「記者要知道自己的範圍,明白自己的權利,要懂得去尊重別人。」 記協主席胡麗雲及律師毛錫強九月二十六日應邀出席樹仁舉行的週會,討論有關於「法律與私隱」的問題,並與同學交換意見。

刊登女星「喪蒲」=侵犯私隱?

毛錫強在週會中提出在私隱的問題上,的確有模糊的地方出現,因為每個人對「被侵犯私隱」的定義不同,所以現有的法例未必能保障每位當事人的私隱。其中一個例子,某某女明星有關「喪蒲」的新聞,私隠專員公署可能說是有侵犯私隱的情況,但由法庭裁決時,則可能是女星敗訴。毛律師提出,加重對侵犯私隱的刑法,並不是保障私隱的良方。

記者不是「大曬」的!

胡麗雲認為法律是「清楚的,明確的,令一個不太識字的人也可以去遵守。」,但「私隱」的定義是模糊時,更難去遵守。她認為記者其中的職責是保障大眾的知情權,去揭露大眾有權知道的事情。例如:揭露藥房售賣未經醫生處方的藥物的時候,在偷拍或偷錄的過程中,這又算不算稱得上侵犯私隱呢?因為這是大眾想知道的事情。

她亦舉了兩個例子作出對比,在普通的交通失事中,報章通常會用大篇幅的圖片來刊登死者血肉模糊的場面,又或是親屬進行路祭的煽情場面,她認為這是沒有必要的。但同是交通失事,亦有些例外,例如:前陣子垃圾車倒車的事件中,由於德昌街是一條「倔頭路」,其中一條行車線常被五金店及機械器材店充當「臨時貨倉」,車線變成「單線雙程」,這些是需要圖片的輔助去完成整篇報導的。

如系主任梁天偉的說法般,因為在「私隱」定義模糊的情況下,記者的「道德操守」才是最重要的,亦是現今新聞報導所需要的。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