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說故事的人 駱以軍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李延蔚

(這是一篇不錯的駱以軍簡介,卻不是報導。因為沒有新聞的六何,用了部份網上的資料)

[本網訊]故事,從小讀過。故事,人人愛聽。故事,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片段,卻一點一滴地拼湊出大人生。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從事文學創作將達二十年,先後出版過多本長篇小說,更曾獲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第三屆臺北文學獎、《開卷》年度十大好書等獎項。每本扣人心弦的小說背後,是無數生活的體會、人生的反思、人性的感悟。駱以軍縱然寫過各種各類故事,但他最擅長的—還是駱以軍的故事。


駱以軍的家族背景看似平凡,卻是知名作家龍應台筆下《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重要片段。他表示,父親原居於中國內地,但二十歲時與不少人一樣,因為政治原因移居台灣,並於四十多歲認識了台籍女子,亦即其母親。而他又與父親一樣,娶了台灣原住民女子為妻。作為台灣外省第二代,他認為本省人和外省人一直存在文化衝突,但相比東歐或印度的一些小說家,身份認同的問題不太嚴重,而往往「格格不入的身份更能造就文學上很動人的部分」,創作出大量截然不同的作品。駱以軍正是其中的表表者。


年少得志 現實追迫

這個以「駱以軍」為名的作家故事就這樣展開。高中時,駱以軍已對沈從文、張愛玲等人的作品充滿興趣,升讀文化大學期間,更從原先就讀的森林系轉到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從此踏足文學創作的領域。他自言「運氣好」,於三十歲前就贏得由聯合文學舉辦的臺灣省巡迴文藝營創作獎小說獎,期後出版首本著作《紅字團》。但由於剛剛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他忽覺單靠稿費難以維生,更指出「不少同輩作家無法應付經濟壓力而改變風格以迎合市場,加上台灣的文學市場相對其他地方狹隘,使文學創作者筆耕之路更見崎嶇。」


經歷低潮 改寫半生

雖然駱以軍及後擔任出版社編輯,又在《壹周刊》寫專欄,但他依然避不開人生的低潮。他自言向來個性敏感、緊張,加上當時「想要太多,野心很大」,最終患上抑鬱症。然而,憑著信仰的支持,駱以軍指出,自己已慢慢康復過來,同時為他的人生帶來改變。他表示,以往只喜愛沉淫在文字的世界,性格害羞內向,不太喜歡與人溝通,但現在他較能自信地發表演講,笑言「回到家總會覺得細胞在翻來翻去」,興奮滿足之情難以言喻。他又補充,「近來常與一些老大哥吸煙、飲酒,聽他們訴說自己的故事。」


論港文化 喜見新血

台灣一直被認為是充滿文化氣息的地方,書店猶如雨後春,反觀香港閱讀風氣較薄弱,文壇亦似乎了無生氣。駱以軍以看故事的局外人角度,形容香港文壇「深不可測」。他認為,「(香港)好像找到文學雜誌與社會、與官方的平衡點,好像比較有活力」, 強調本地作家「具有說故事的能力。」現時身兼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坊駐校作家的他,期望發掘並栽培更多能說故事的專業人材。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