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談色情 談寫作 倪匡賜官無所不談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倪匡、劉天賜皆是港人熟悉的作家、編劇,昨日,二人應邀到樹仁大學新傳系出席「同學答問大會」 ,接受同學的提問。

獨有「色情」理論

對於色情,倪匡有一套獨特看法,他認為只要有興趣,任何年紀的人都有權接觸,因為認識「性」只 是遲早的事,而且他覺得生理未成熟的人不會對色情有興趣,所以青少年接觸色情是自然的事。 另外,他認為色情是人生中最重要,其價值是最大的,他說:「沒有色情,人類又怎繁衍下一代呢! 」色情就如飲食一樣,是人類必需的。

劉天賜則贊同倪匡「有興趣就會看」的觀點,因為其道德界線根本難以劃分,如果不想看的,就算強 迫也是徒然,正常的色情是看得舒服,是美的表現,他又表示絕不愛好「變態」的色情。 他指出日本、美國和歐洲等地會把色情媒體當為正當行業,有專業的評論,又會定期舉辦影展等,固 色情有違社會規範的說法,只是地方傳統有異。

寫小說 不拘形式

被問及口語與粗口可否作為寫小說的語言,倪匡直言任何形式都可以應用,小說的重點不在於其形式 ,只在乎好看與否,他不反對使用口語,問題只是很難利用口語去寫出一本好看的小說,對於粗口, 他認為只要場景、人物有所需要,便可應用。

而劉天賜則覺得粗口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根本沒有避忌的需要,在必要時絕對可使用,他又指出電 管局刻意禁止電視播放含有粗口的對白場景,是一種虛偽的行為。

豐富想像力 全靠閱讀

倪匡坦言自己並非出生於書香世家,學歷亦只有初中程度,故沒有接觸科學知識的機會,寫小說全靠 自己的想像力,而他的想像力都是從閱讀中啟發出來的,對於小說的種類,他從不揀擇,任何作家寫的小說 都會看,但特別鍾情於神怪小說,所以他寫小說時並無考慮過科學問題,只在乎情節是否好看。

小說 電影 大有不同

劉天賜認為小說與其改編以成的電影有莫大的分別,電影工作者只是以小說中某情節借題發揮,再以 自己的意念加以創作,是無需忠於原著的,而且兩者各有特色,根本無從比較,他又指出小說給予讀 者的想像空間比電影更大,故無需在此加以研究。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