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賈西平: 做記者是認識這個社會的途徑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賈西平: 做記者是認識這個社會的途徑

[本網記者5月8日訊] 大公報總編輯賈西平今日下午於樹仁大學邵美珍堂舉行「談談深度報導對記者成長的影響」講座,他說,新聞作品是記者最好的名片;寫深度報導的秘訣是學習和積累。


賈認為,作為記者,當然可以有自己的名片,但是別人認識自己,還是要靠自己的新聞作品,他說,,「這是社會資本。」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中,賈採訪了四位部長,包括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科技部部長萬綱、衛生部部長陳竺、文化部部長蔡武。

賈在訪問陳竺的時候,有五十多位記者同場訪問。第一次訪問的時候,他覺得不夠,要把陳竺的爸爸媽媽找出來;第二次訪問的時候,他也認為不到位,要求二人對談。最後摸了一個禮拜,掌握多些獨家資料。當陳竺成衛生部部長,這篇文章重新被轉載了。賈從來不給陳竺添麻煩,不給他寫信、打電話,但賈和陳竺保持了十幾年的友誼,在遇到大家認識的朋友時會轉達問候。

他認為,認真、嚴肅的報導令受訪者感到放心,如與朋友交談,可以交談內幕消息,這樣令自己的報導與眾不同。

賈的機構要進行貝氏體鋼產化的採訪,在訪問之後,記者採訪筆記寫得滿滿的,但是回去後記者都看不明白,寫不出文章來,又怕別人笑話,不敢再去問人 。賈被逼接了這份稿件,他看一本關於鋼鐵的書<<冶金學>>後,再看採訪筆記,就明白了

賈著手開始寫文章,但經過多次修改,還是不滿意,把所有稿件都撕掉了。在有一天晚上泡腳的時候,突然思如泉湧,著他妻子拿紙筆來寫了1700字,交稿了,領導就批了。這篇稿在人民人報的「教育、新聞、文化」的頭版。

在出版後他收一到封信,說為什麼不把這稿件放在頭條,一定要做跟蹤報導。他說,這封信如給他打了一枝強心針一樣,令他知道知道自己採訪到甚麼程度才可以寫得好。

有氣功師說這次火箭升空不成功會發生意外,他寫了一篇批評這觀點的文章,他說,「你說火箭有缺憾,你又不說哪兒有,跟没說一樣。你說我有病,誰没有病啊?你要說是甚麼病才行。」他深信深度分析是可靠的,是站住腳的,所以不肯道歉。他指出,自文章出了後幾十年來没有人可以反駁到這篇文章。


賈說,在世界上沙子少了或多了一顆,不重要,這是宏觀的看法;但是有一顆沙子在你吃的那口飯裡,就有問題了。人才也是,一個也不能少。要對青年人的成長公平,如果資源集中在某些人身上,這個國家就没救了。新聞自由是最珍貴的,真相到披露。他說,他對所有阻礙記者進行正常採訪的人是厭惡的。


賈指出,所謂記者,就是要接觸各式各樣的事物,接觸各式各樣的人,做記者是認識這個社會的途徑,一位新記者不能立即做一份深度文章;但如果只做普通記者做的事,就只會甚麼都懂,但甚麼都不專。他說,寫一篇深度文章,上一個進步台階,雖然辛苦,但進步較快;如錢鋼,以前是記者,最後走上了專業的道路。

賈又說,一個記者不可以每天只寫深度報導,要不然去研究院好了;寫深度報導的秘訣是學習和積累,把受訪者的說話弄明白,他的觀點整理一下,那眼睛變得明亮,問問題變得深刻。他認為記者應該要一看就懂,一聽就明白,只需要思考怎寫。他又指出,其實没有太多人喜歡深度文章,這是給一份人看的,不可能是全部,真正喜歡的人就會看。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