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趙漢榮:Facebook上的相片唔可以盡信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8

[本網記者黃欣婷10月25日訊]現代人愛用智能手機拍照,再上載至各種社交平台與人分享,造成「人人都係攝影師」的趨勢。資深新聞攝影記者趙漢榮今午出席仁大講座表示,「其實Facebook(面書)上面嘅嘢,我哋唔可以盡信。」他認為雖然現今科技發達,市民輕易就能利用智能手機或數碼相機等器材拍照,充斥著社交媒體的相片資訊多不勝數;但是市民終究和專業攝影師不同,他們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故社交平台上的相片不能盡信。

記者受過專業訓練

趙漢榮指出,專業記者和普羅大眾最大分別是攝影記者受過專業訓練。他說,「其實我哋點解叫自己做Photojournalist(攝影記者)而唔叫Photographer(攝影師),係因為Photojournalist受過專業訓練,我哋對個社會係有責任,我哋做每一樣嘢都希望向讀者同觀眾傳一個相嘅正確訊息。」他續以例子說明,提及自己曾被人問及為何拍攝普通請願事件,不拜託他人傳遞相片給他,這樣彷佛對事情影響不大,「對整件事冇關係」。然而,他解釋選擇不這樣做的原因,是關乎專業攝影記者的誠信問題,並說,「佢哋冇諗過如果你係牽涉到呢張相,上傳呢樣嘢,你係欺騙咗讀者。同埋你自己嘅誠信,你可以做得呢樣嘢,你亦都可以做第二樣嘢,即係造假既第二樣嘢。」因此,他指出從這個例子可以反映攝影記者是受過專業訓練,所以網上社交媒體,例如Facebook(面書)的圖片資訊不能盡信。

攝影記者的道德操守

被問及攝影記者的道德問題,他認為攝影記者的道德是取決於其修養以及誠信。他表示攝影記者把相片造假是要付出代價,並以Los Angeles Times(洛杉磯時報)一個資深攝影記者,Brian Walski 相片造假事件為例,「佢係一個travel photographer(旅行攝影師),將一張伊拉克戰爭相片造假,將兩張相片重疊。」該名攝影記者最後不但被解僱,甚至「從此呢十年嚟未見過佢喺呢個行業,冇人再相信佢」。因此,趙漢榮指出相片造假是十分愚蠢又不值得的事情,就如這個攝影記者因為一張照片毀掉其三十多年工作經驗。--165136 2016年10月25日 (二) 18:18 (CST)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