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退休阿濃‧細訴與年輕一代的情意結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教城校記特稿】相信不少年青人對阿濃所寫的書應不感陌生,縱使阿濃坦言他所寫的書,本來並不是針對中學生而設,但曾執過「教鞭」三十九年的他,言談間也不難發現他與青少年結下的種種情意結。

  阿濃與青少年結緣

  阿濃說在這數十年來都比較缺乏校園作家,加上他又將種種既難忘又真實的教學體驗寫成讀物,自然令他以校園為題材的作品,漸為青少年所吸引和受落。他說中一至中四的學生成為他的主流讀者,雖然阿濃的書並不是針對中學生而設,但他坦言自己與青少年較容易溝通。

  的確,阿濃曾任職多個類型的學校,在鄉村、半鄉村、工業學校都擔任過老師,甚至是專責學生情緒問題的特殊學校也有。他透露自己任職鄉村學校時,總愛跟學生一起捉魚,弄得混身是泥,但他們都十分開心和投入;每當他要離開一間學校時,總有依依不捨,而在離開鄉村學校的那次,更跟學生一同哭了起來。

  文以載道 決不荼毒青少年

  阿濃又主張「文以載道」,即透過文章蘊含的道理去啟發讀者的反思,而擁有這種抱負的他正正就要寫一些對青少年有裨益的作品,他還說:「如果寫了損害到他們思想的東西,那就是折墮了!」 他更引用李商隱的名句「春蠶到死絲方盡」來形容自己的使命,「我真希望可以活得長久一些,令肚裏充滿絲的我可以吐盡所有給大家。」阿濃期望自己能夠寫一些有影響價值、得人共鳴、文以載道的文學創作,回饋社會。

  人倦手不倦 欲為小朋友寫書

  退休後的阿濃,雖然身處加拿大,但仍透過互聯網與青少年保持聯絡,「很多時候我就像一名輔導員,聆聽他們的心事,而我亦盡力給他們意見呢!」他形容自己與現在的年輕一輩可算是沒有隔膜。 而阿濃的加國生活也離不開寫作,早前更與一眾中學生在網上輪流交替續寫小說,最後作品更輯印成《少女日記》。

  被問及今後的阿濃有何寫作大計時,他透露自己將為八歲以下的小朋友撰寫合適讀物,不過他坦言要讓小童看得有趣、閱得透徹和啟發心靈,的確是一項極具挑戰性的任務,而他每日也會為「度橋」弄得日思夜想,「我甚至會放紙筆在床頭,希望能將剎那的靈感記下來。」

  退休後的阿濃,更顯得人倦手不倦,他與年輕一代仍有歷不褪減的情意結。

教城編輯評語:校記選取阿濃細訴與年輕一代的情意結是一個不錯主題,不過文章前半部全是舊聞,對讀者來說阿濃已是老朋友,可能大家都已經知到他的過去。我會選擇他未來的寫作大計,為何會以八歲以下兒童作對象,好像較有趣。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