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遲來的真相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被戲稱「水土不服」的《瑯琊榜》在上週大結局,面對一群看慣「易消化」劇情的本地觀眾,創下今年開播劇集的收視新低並不意外。說實話,香港人生活節奏急速,能有空閒看電視已是難得,更何談仔細研究劇中各種伏筆?不過,劇情推進慢的確大減吸引力,不少觀眾面對大量角色,歷史背景,弄得頭昏腦脹,劇情未入高潮已經放棄觀看。縱使TVB推出《瑯琊榜恩仇錄》,介紹人物角色、分析歷史背景,亦無阻「插水式」下跌的收視。當然,收視高低與劇集好壞並不一定有直接關係,就如被譽為「神劇」的《天與地》亦是口碑好但收視低。《瑯琊榜》能夠在日韓台掀起熱潮,甚至被內地觀眾譽為良心劇,到底它的魔力何在?


一般來說,古裝劇離不開一個「爭」字。爭寵,爭權,爭名,爭皇位,是宮廷的寫照。《瑯琊榜》亦不例外,但它比其他古裝劇「爭」多一樣,「真」相。真相是一班保家衛國的赤焰軍,因為小人陷害,皇帝猜忌,在梅嶺被一舉殲滅,蒙受不白之冤。首集由主角林殊夢見12年前的戰爭開始,夢中他的父親在懸崖邊緊握著他的手,大叫「生存下去」。自此,他的生存意義不再單一,因為他背負的是7萬赤焰軍的英魂。跌入懸崖的林殊大難不死,但身中「火寒毒」而喪失內力,面目全非。及後,林殊在瑯琊榜的幫助下,化身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盟主梅長蘇,展開12年的準備,決心洗脫當年至親同伴的冤案。


《瑯琊榜》中「爭」的方法,沒有本地劇集經常運用的「一哭二罵三巴掌」,一切都是機關算盡的權術手法,可謂一步一驚心。作為天下第一大幫的盟主,每日深居簡出,卻能運籌帷幄,掌控朝廷,甚至輕易把手中象徵六部的木牌,逐一掉進火堆中(意指除去某部尚書),比起以往TVB劇集中面對面指罵,少了一份痛快,多了一份心計。梅長蘇作為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亦難免有失策之時,但這份失策反而令他的角色更「貼地」。劇集前段,無論是救助被下藥的郡主,逐一除去六部尚書,甚至救出祁王遺腹子庭生,都顯得遊刃有餘。直到中後期,梅長蘇寒疾復發,終日休息,不能洞悉到懸鏡司首尊夏江的連環計,最終失去主子靖王的信任。靖王揮刀切斷兩人通訊用的搖鈴,意味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搖鈴跌在地上的每一聲,都仿佛深深敲打在梅長蘇的心窩。他明白只要自己表明身份,證明他是舊時好友,靖王一定會百分百信任他。但他沒有,為了靖王不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衝動行事,他決定啞忍,一嘗有口難言的滋味,在風雪下默默等待,希望用行動打動靖王,至今筆者對這一幕仍歷歷在目。


《瑯琊榜》為爭奪皇位的舉動增添一份公義。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道理你我都懂,沒有地位,沒有權力,沒有平反冤案的可能。只有成為儲君,才有談判的資本,否則只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梅長蘇知道,靖王知道,背負著這份使命,他們無路可退。值得一提的是在冤案中擔當關鍵角色的梁王(當朝皇帝),當年他正是赤焰案的最終決定人,亦是下令了結自己親骨肉的人,12年後,成為儲君的靖王要求重審赤焰案,但他始終看重的是自己的皇權,而非有否冤殺親兒子。「並非朕生來無情,只要坐在這把龍椅上,人自然會變。」這是梁王的讀白。歷史上不缺乏像梁王的皇帝,如明朝正統十年發生土木之變後,明英宗被俘,他的弟弟朱祁鈺成為新一任皇帝,為免明英宗復位,多次拒絕接他回國,讓他的兄弟在外地受苦,卻美名為「北狩」。對於梁王的話,筆者理解,但不認同。


梅長蘇花了12年,找到遲來的公義。筆者相信,公義,或許會遲到,但從不缺席。以往如此,將來亦是。--145163 2016年7月23日 (六) 13:57 (CST)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