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鄭學仁:「社會責任 報界有責」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95017 2010年1月26日 (二) 17:02 (UTC)

【本網訊】中大新聞系畢業生、熱愛音樂,現為香港公共圖書館高級館長的鄭學仁,今日下午在香港樹仁新傳系週會上談及對新聞界的見意。鄭學仁笑言自己是所謂的「六十初」,小時後家境貧窮,住在木屋區,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仔」。他指小時候並沒有理想,沒有觀點,亦沒有大志。但讀大學後,他開始懂得思考,亦開始增加不少社會意識。在他,畢業後從來沒有做過任何新聞工作,故他說自己是新聞系的「逃兵」、「叛徒」。雖然沒有從事過新聞行業,但身為新聞系的畢業生,鄭學仁自覺對報界仍有一定責任。

新聞責任 道德操守最重要

鄭學仁說他喜歡讀新聞這學科,因其理論少,實務多。他又認為做新聞工作,要遵從多個重要守則:客觀、公平、正確、高雅、繁重以及不偏不倚。他強調,新聞從業員,要對社會負責,道德操守是最重要的。

他又指,現在報章的可信性已不如以往。現時報章的報導手法與從前可謂差天共地,如誇張、失實,不堪入目的文字及標題等,都令報章的可信性日漸下降。

新聞自由變質 淪為報界「免死金牌」

鄭學仁指,現時的新聞自由經已變質,成為處於道德高地的工具,同時亦淪為掩飾人為不當報道手法的「免死金牌」。他又指,現時的報章為增加銷路,誇張失實的報導,嘩眾取寵的行為,令報紙漸漸失去教育功能。他更認為此等行為實不應是讀書人所為。

他認為,現時報章將新聞自由的概念扭曲,並且扼殺了新聞自由。新聞自由就猶如一個神聖的面具,讓新聞工作者戴著面具,作奸犯科。他指,現時報界愛「鑽法律隙」,令報業失去原有的價值。他強調,這些不良手法會為整個新聞界或整個社會帶來非常負面的影響,也完全違背了法例字眼背後的公義及法律精神。

鄭學仁說:「每種自由一定不會是絕對的自由,每每一定受制於義務與權利之下。」

鄭學仁明白,有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撥亂反正,絕對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他希望新聞業將來能夠發揮其資訊教育的功能,邁向進步。

記者 陳凱珊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