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鄭耀棠-妥協的藝術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訊頭日期要用阿拉伯數字。人大政協是兩個單位。不是說過不要用先生小姐嗎?有何看法不是何事,看法中時哪些特點才是。什麼是收回人大常委會?堂上討論。

{本網記者任希揚9月15日訊}

作為由90年代的立法會議員,到回歸十八年後的行政會議成員以及全國人大政協。鄭耀棠先生已經在香港政壇打滾了五十多年。面對近年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的勞工爭議以及政改等的爭議議題,當中是如何在勞資雙方中協調,以及對接近一週年的佔運動中的談判又有何看法呢?

鄭亦表示,人大常委會定立了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其後在2020年普選立法會。在佔領運動中所提出的條件,分別是收回人大常委會,落實公民提名,行政長官梁振英下台。鄭坦言人大收回決定是不可能的,因為人大作為最高的權力機關,是絕不可能輕易收回決定。在公民提名的議題中,鄭再一次重申這並不可能,因為這是基本法規定。在罷免行政長官的條件上,亦無可能,因為行政長官沒有大錯,足以導致中央罷免他。鄭更形容是次的談判是一無所有。鄭亦說這會錯失了2017普選行政長官的機會。鄭亦以過往工會談判的經驗說,先開了普選之門,其後再繼續爭取並完善才是正確方法。


由七十年代起,鄭已經開始爭取退休保障,並參考新加坡的退休制度,希望以三方的供款作退休的保障,但卻被資方多次拒絕。因此便在八十年代發展長期服務金,但總是被資方遊花園。最後,在數年間在市民中爭取支持,以及在相機較温和的資方商討,政府最後亦妥協,落實長期服務金。鄭坦言這並非當時最有利的方案,但工會仍妥協是因為希望可以開一先例,並在繼續完善該制度。

其後的男士待產假,亦是如此。但今次政府領頭公務員有五天的待產假,在勞資雙方的拉鋸戰中,工會亦重視工人的利益,亦即是先行直接妥協,令工人可儘早獲得這福利。鄭亦表明這談判技巧會被形容為出賣工人,但鄭解話一說公會是希望在勞資雙方的拉鋸戰中以最少的籌碼爭取最多的福利,其後再進行檢討,繼續爭取更多。在碼頭工人的運動中,亦是如此,有部分工人跟隨工會的談判方針,最後亦獲得了接近13百分點的薪資增長,但部分工人沒有跟從,最卻得不償失,只獲得了個位數的增幅。

最後,鄭以妥協並非認輸,只是作下階段爭取的起點作結。並寄語學生可以明白雙贏的重要性。--155178 2015年9月15日 (二) 17:16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