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長途作家--周顯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霍凱茵 十月十九日訊】從報紙到財經書,從小說到專欄,著名的現代科幻武俠小說《碳六十之劍》和多本小說及投資書籍的作者周顯,今天出席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周會時表示,自己走了很多冤枉路,才得到今天的成就。

徘徊於冤枉路

周顯回想自己的作家路,禁不住重複了多次:「我真係行左好多冤枉路。」他甚至開玩笑說自己連寫作都行錯路,「行visual都有相睇下。」他說,做作家是他自小的願望,所以他看很多書,甚麼書都看。但是在香港,看書的人太少了,香港的男生都請願上網,上討論區,在香港寫小說很差,市場更小,令作家的路更難走。

用感情寫社論

周顯表示,他寫社評,是為寫稿而寫,而不是為了打工,他想自己寫的東西可以多些人看。他說自己是全港最大權力的主筆,因為社論寫甚麼都由他控制。他坦言,《新報》很尊重他,他想寫甚麼都可以。另外,他認為現在的報導和評論太沒感情了,所以,在再為《新報》寫專欄的這一個月,他都盡量寫得有感情。

作家要寫小說

「炒股書我已經寫曬無得再寫。」雖然出版了很多本投資的書,周顯仍認為作為一個作家一定要懂得寫小說。他說,寫武俠小說在他而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正因為有這中間的過程,成就感才更大。被問及碳六十中的色情情節時,他承認故事中的色情情節都是有需要的,是為了配合人物的性格,為了故事的趣味性和合法性而存在。他說,即使是色情的描寫都需要創新,「邪惡都要邪得好尐。」

不鋤弱只鋤強

周顯透露,他曾經寫了黃毓民的很多秘密,但因為考慮到他仕途失意,身體又抱恙時,當時就決定把那些稿子都抽起了。他覺得寫一個身處弱勢的人很不道德,他只會寫意氣風發的人。他又說,最好人緣的並不是拍馬屁的人,而是待人真誠的人。一個寫作的人得罪人是在所難免的事,所以他並不怕得罪人,「一個唔得罪人的好好先生寫野唔會好睇。」

最後,他以一個開網路公司的朋友的話,勸喻同學努力讀書,找好的工作,希望大家不要像他走這麼多冤枉路。

--095146 FOK, HOI YAN 2010年10月19日 (二) 22:56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