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陶傑籲促放艾未未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陶傑籲促放艾未未

素有「香港第一才子」美譽的陶傑其與眾不同的風格,有嬉笑怒罵,也有言辭大膽。陶傑,原名曹捷,身兼專欄作家、時事評論員,現於香港商業電台主持清談節目光明頂。他曾經在英國廣播公司任職八年,至1991年應查良鏞的邀請回港任《明報》副刊副總編輯,兼寫專欄《泰晤士河畔》,後來成《黃金冒險號》。深受英國文化薰陶的他,文風夾雜了西方語文的思維以及英式冷諷的習氣,使文句讀起來擲地有聲,抑揚頓挫,同時看起來亦有如行雲流水。陶傑昨日出席香港樹仁大學週會表示,對於內地維權藝術家艾未未遭中國政府「被失蹤」事件,他認為中國政府不應該拉艾未未的。


記者:區坤瑜


陶傑指出,中國拘捕艾未未之原因包括特立獨行、重婚和藝術作品宣揚淫褻。但他稱,這些指控都很牽強。「艾未未的事本來就不應該拉,而我亦相信,若現在的當權者是江澤民或曾慶紅,都不會弄到如斯地步。他們可能也會對艾未未監控,但絕不會讓他沒有因由地失蹤了二十多天,因為這並不合法。」


對於指控艾未未特立獨行就是犯了罪,陶傑稱,最早形容別人特立獨行是由孔子所說的。不過這是否屬一種罪,要看行為而定。他假設如孫中山要求國民剪辮,可能是特立獨行,但若要判罪卻沒有絕對的是非標準,因這只是一個儒家討論的行為。


指控疑點

至於艾未未重婚的罪名,陶傑表示應分辦清楚事件是艾重婚,還是包二奶。「如果在外面包了二奶,且有了私生子,是否也屬於重婚?那麼何鴻燊已經犯下了三次重婚罪!」如艾屬於前者,中國政府就要公布艾是在何年何月再度結婚,犯下重婚罪;但若為後者,則只是風流的問題,是男權的社會問題。


同時,中國政府指艾未未的作品宣揚淫褻,陶傑表示,這是有關美術和美學的學問。表面上,《一虎八奶圖》中,裸坐的艾未未,僅以雙手遮掩下體,身旁有四名裸女。但另一方面,陶傑指,則要考量畫作會不會使人胡思亂想,包含宣揚淫褻的意圖。「是否所有裸體的作品都是淫褻的呢?裸體是否就是淫穢?這關係到大家對美術、美學的知識。艾未未身上的『豬腩肉』,和四個身材、年齡都均勻的女性,他們面露不同曖昧的表情,而畫作有否令人產生淫穢的感覺?」


他表示,中國政府指控證據不足,仍有很多疑團,應該盡快釋放艾未未。陶傑又質疑,這些指控均沒有標準答案。就算是有,也可能是有某些勢力在背後操控,希望影響大眾跟隨其意思或支持相關想法,而抗衡這勢力的對立點之上。


小農言論

早年,陶傑在其專欄以撰文形容菲律賓是「僕人國家」,觸發外交風波。最近,他又常在專欄和電台節目中,以「小農社會」和「小農基因」形容中國及中國人。有人批評他有貶低中國人之嫌,認為中國人小農基因深厚,充滿奴性,地位較其他文化的人次一等。對此,陶傑回應,他沒有鄙視中國。他解釋,「小農」一詞,沒有表示任何偏見,純粹是對以農立國的中國的客觀描述。受中西文化教育的學者林語堂、柏楊、梁啟超等都曾以類似詞彙評論中國農業社會的,但絕無嘲笑歧視成份。


陶傑表示,讀者若認為這詞帶歧視成份,只是自己先入為主,認為帶有貶義成份而已。「中國有八億人是農民,指它是『小農社會』,也只是一個既科學化,又客觀的statement(言論),沒有指小農或農民是卑劣的。況且,這個詞語最早是中國第一代社會學家費孝通提出的,甚至毛澤東自己也說過,中國是一個『小農社會』。」


最後,從艾未未事件和「小農社會」例子中,陶傑認為新世代的新聞工作者,都需要提升獨立思考能力,因為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沒有標準答案,斷定絕對的是與非。因此,新聞工作者要避免隨波逐流,只跟隨社會主流意見走。「寧願對各方面都有一知半解,總好過對事情沒有基礎知識,做大染缸中的浮游生物!」



--105013 2011年4月26日 (二) 21:46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