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陶傑:不應盡信内地政府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客觀分析資訊 細看艾未未案

--095157 2011年4月27日 (三) 00:13 (UTC)

[本網四月二十六日訊] 近來,香港多處地方都發現内地維權藝術家艾未未的噴漆,艾未未亦成了廣爲人議論的話題。有著香港才子之稱的著名作家陶傑,昨在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系周會中表示,市民認客觀分析思考艾未未案當中細節,以免人云亦云。

記者/李婉瑜


國內政府以「屹立獨行、桀驁不馴」,「重婚罪」及「宣揚淫穢罪」三罪逮捕艾未未。著名作家陶傑認為這三項罪名都是雞蛋裡挑骨頭。他說:「不聽話,怎樣才算是不聽話?假如不聽中央話就被判有罪,這跟獨裁者有什麽分別?」至於重婚罪,陶傑認爲這牽涉到法律問題。他表示,根據「事實婚姻」,註冊多過一次就是重婚,可是二奶就不算是重婚。他反問說:「假如有二奶也算犯下重婚罪,那麼何鴻燊豈不是結了三次婚?」


對於艾未未的第三條罪,「宣揚淫穢罪」,陶傑問了一句:「裸體就是淫穢?」他解釋,在艾未未的相片中,只見他充滿肥肉的身體及四名身材不均勻的裸體女性,在美學知識及社會心理知識上,都難以令人產生淫穢感覺。他嘲笑說:「若然那個是吳彥祖、劉德華或郭富城的話,就永遠不會犯騷擾罪,因為每個女生都願意被他們騷擾。」


培養獨立思考模式


對於有市民以塗鴉、示威聲援艾未未,陶傑表示支持。他解釋,民間有自由遊行示威的權利,警察也要維持香港治安,兩者應該沒有衝突,衝突會發生也是因爲有政治因素影響。「為艾未未抱不平而上街遊行示威的人士未必很多,可是警方派出的人數如遊行人士相約,過份警方部署才會阻塞交通。再者七。一 五十萬人大遊行,導致半個香港島交通癱瘓,但當時也沒有一人出來投訴,現在到艾未未事件,就有人出來投訴示威人士阻塞交通?」


陶傑強調,作為新聞人,當要面對像艾未未這類不合理的官方新聞時,需要培養一種獨立的思考模式。「人文學科並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就算有所謂的答案,那也是很有可疑。」他表示,學生不應依從大一統模式思考,否則會變成「大染缸中的浮游生物」。


風流也要建功立業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乃是蘇東坡於《念奴嬌》赤壁懷古中的名句。當時所謂的風流人物就是指那些有功績及才學、對該時代有影響,曾顯赫一時的人物。除此之外,陶傑還提供了另一個解釋:「除了在情慾上建立業績外,要成爲風流人士,還需要在其他地方建功立業。」


他以著名藝術家畢卡索為例指,畢卡索雖與眾多模特兒有染,但他在美術界也開創了一個新派別,提交出一張好成績表。陶傑認為,一般在歷史上被封為風流的人,感情路上一定是多姿多彩。他說「作爲一名風流人士,情愛之事必定要出現在他的履歷上。」


對於風流這個詞語,我們大多認爲這只能用來形容男子,但是陶傑卻有新的看法。「其實男女都可以風流,武則天雖荒淫無道,但她對中國文化卻有建樹,如龍門石窟就是最佳例子;相反,某位女富豪包風水師,既沒有成為他人典範,亦沒有金句傳世,下流又不風流。」


自古才子皆風流,那麽陶傑又如何評價自己風流與否呢?他自嘲說:「我兩者皆不是。要風流的話,我沒有這個才華;要下流的話,我也沒有這個膽量。」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