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集體回憶論虛實,保護文物說利益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集體回憶論虛實,保護文物說利益

早前皇后碼頭和天星碼頭的清拆引起大學生、政界人士的激烈反對,亦引起社會關注香港的保育問題。今天,樹仁大學邀請了前規劃署署長潘國城博士出席名為《香港城市規劃與保育》講座,向學生分享在香港做保育工作所要面對的困難。

集體回憶不是決定保育的唯一原因

在拆卸天星和皇后碼頭時,社會上的激烈反應令人始料不及,又有人高呼兩個碼頭都分別充滿市民的集體回憶,對於市民的反應,潘博士說:「以前未有抽水馬桶時,人人都要倒夜香,這算是集體回憶吧,那我們到現在是否仍有需要保留這個習慣呢?」其後有學生質疑潘的看法,認為碼頭的拆卸不應與倒夜香相提並論,潘回應道:「我們不可以只說有集體回憶就要所有東西都保留下來,香港地少,要保留一個古蹟是需要有其他原因。就正如皇后碼頭,我唯一可以找到不拆卸的理由是它與旁邊的大會堂建築群有一個整體美,但就單一建築物而言,皇后碼頭的建築沒甚麼特色,而且它只是由一般鋼筋水泥興建,在建築和物理上看,它都沒有保存價值。」

政府吸納,反成死亡之物

潘博士又在講座中提到,就算真的保留了古蹟文物,事後復修的工作及古蹟的用途方面也會遇到很多問題。「在保護古蹟的同時,古蹟旁邊的環境其實是需要配合的。例如在鬧市中保留一間廟宇,廟的四周都圍著高樓大廈,就會失去了廟的原意。再者,為古蹟找尋適當的用途是相當困難的,加上維修是要錢的,若要政府一力承擔是十分吃力的。就如『雷生春』,它雖然被保留了,但到現在還是丟空,若古蹟沒有一個適當的跟進工作,保育古蹟也是徒然的。」他續稱,現在社會上有很大予盾,就算有一個法定的委員會去處理古蹟保育工作,仍然會有人反對。現在規劃處遇到最大的問題是決而不行,有時更加甚麼也決定不了。「就如添馬艦地皮用途,討論了十多年,至今仍然丟空,決策效率十分緩慢,皆因有人經常『企硬』,無理由的極端反對。」他又說保育和城市發展不可偏頗任何一方,只重保育不設實際,兩者間要取得平衡,就要一個拆衷辦法。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