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難說的故事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吳青豪 15 / 3 / 2011 訊]

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曾經在面對他的偶像,一位文壇的前輩時,被問到:「這一代的作家,還有說故事的能力嗎?」那時,作為一名緊張的小「粉絲」,他不著邊際地應對了。同一問題,今日,駱以軍在樹仁大學新傳系的周會上面對一眾同學,對於這一代作家說故事的能力予以了肯定。但他同時帶出了,近代作家正面對著種種另類的問題。

爆炸資訊 題材無限

駱指出,這一代正處於資訊爆炸的年代,每日從互聯網上接收大量資訊。這些資訊跨越了時間與地域,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又或是最近的日本9級大地震等,使這一代無需親身經歷之餘,即使足不出戶,腦海中亦經已累積了大量的題材。駱說:「才二十歲的青年人,腦海裡及生命裡的經驗,可能是一百年前,一個八十歲的老爺爺、老太太,的一百萬倍,這一點也不誇張。」

經濟壓力 攆走人才

雖然,這一代作家說故事的能力不容置疑,但駱有感,青年作家的路不好走。他解釋,有天份的作家,需要若十年之久的時間,讓他們的作品成熟。但在台灣的情況是,青年作家建立家庭後,經濟壓力頓增,在市場小、銷量低的環境下,難以靠稿費養家。加上全球化的趨勢,大量外國翻譯小說進駐當地市場,進一步壓抑當地作家,使不少有志者中途放棄。

小家庭趨勢 釀孤獨偏鋒

近代的家庭模式縮小,如大家庭在四合院一起共同生活的景象不再,駱說,這種簡單的關係結構,促使90年代後的作家們抱有殘缺,難以理解並寫出如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那樣豐富刻劃人際關係的作品。因此,他們的寫作風格貼近歐美的現代主義,筆下是一個個孤獨的個體。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