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風光背後--駱以軍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伍靜宜三月十五日訊】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憑着《西夏旅館》,獲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表面的風光下,又有多少人知道內裡的辛酸?駱以軍今天出席樹仁大學每周名人講座時,道出了創作路上的辛酸,不禁慨嘆:「我覺得我同輩那幾個,像黃國峻,袁哲生甚至邱妙津都是因為憂鬱症(自殺)。」

《西夏旅館》共寫了四十七萬字,創作期長達四年,在這長時間的創作過程中,駱曾三度患上憂鬱症。他直言:「本身性格敏感、易緊張,加上當時野心太大,還要面對經濟壓力以及照顧小孩上的時間分配,結果患了憂鬱症。」他認為當代小說家,需要終其一生,以有限的生命去建構複雜的宇宙,就好比職業運動員一樣挑戰極限,故受傷的機會很高。駱即使病癒,仍要面對後遺症,他的記憶力嚴重衰退,小說中原本構思好的情節都忘了,如像電腦中毒一般。再次進入低潮,他決定把這些掙扎、負面的情感、壓抑和反思都放進作品中。有過歷練的,才能寫出有血有肉的作品,這就是《西夏旅館》。駱透露現時憂鬱症每年都會發作一次,持續大概一個月,並笑言「因文學患上抑鬱,卻令我明白更多。人生不過是一場夢,而小說中的創作就更是夢中夢,對夢境又何必執著太多呢?」

而對於現今的年輕小說家,駱認為他們很幸運,說:「年輕人未曾經歷過世界大戰、世界末日等經歷,但現在互聯網上資訊豐富,年輕人腦海裡、生命力所擁有的經驗可能是一個80歲的老人經歷的一百萬倍。」但他亦提醒互聯網存在很多虛假的資訊,「從互聯網資訊中容易找出感覺,但是這些經驗很大部份如瘟疫、黑死病般,是壞死的。」因此年輕人必須加以分析,找出哪些才是真實的、寶貴的、該保護的、憐憫的信息和經歷。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