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香港文壇百病叢生 劉以鬯潘國靈見證盛衰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梁永祥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訊】《2046》中,梁朝偉演繹的劉以鬯風流灑脫,但現實的劉以鬯,對香港、對社會有很多包袱,有很多感受。今日,劉以鬯伉儷、潘國靈出席樹仁大學講座。潘指出,商業主導香港報業市場,令文化水平下降。劉以鬯亦表示,銷量好的報紙並非一定是質素好的報紙,暗喻現在香港商業傳媒令文學水準低落。

視港為根 百歲仍寫

劉以鬯初期寫作時中國正值戰亂,他為刺激作品銷量,到港宣傳。就這樣,他就與香港結下不解之緣。

他來到香港後,上海亦成了戰區。回不了上海,他唯有留港寫稿以糊口。結果一寫就寫了近半個世紀,更視香港為故鄉,以本土作家身份寫作,「上海已很陌生」。現年92歲的他表示,最近正以電車為題創作小說,但詳情不多透露,希望出版時讀者自己細味。

談及香港報業,劉以鬯批評,香港現時的報紙質素參差,即使銷量高的報章,其副刊水平也不高。

文壇斷層 商業主導

潘國靈亦指,現在的年輕人「歷史斷層」很嚴重。他表示,寫作靠的是經驗、閱讀、想像。但活在一個「平和年代」──一個「平靜無事(uneventful)的年代」,年輕人缺乏經驗、時代觀。「一個時代,只看五至十年是無法了解的。八十年代的電影都說落伍」,他無奈地反問在場學生,「創作還怎麼可行?」

談到報紙,他指,現時的報業受商界侵蝕的情況嚴重。「文人辦報的時代已劃上句號」,文人編報的日子亦逐漸消失。「報業的商業邏輯極強」,對整個文化心態有負面影響,包括令報業「自我審查」。另外,從前新聞工作者形象很高尚,有「無冕皇帝」之稱,現在已不如以往;從前的文學與報章關係緊密,但現在已分道揚鑣。這些都是香港文壇正面對的挑戰。

純粹文學 無法生存

他續指,雖然文學雜誌生生不息,但現時香港的「文人」已難以保持獨立。以《字花》為例,編者、記者等都會參與文化活動。文學已不能是「私密的」,而是有「公共性」。

在整個講座中,劉太太並沒有發言,但一直充當着劉以鬯的「耳朵」,不時替他轉述提問,兩人互相扶持,令講座添上一分溫馨。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