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香港文學仍未消失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香港文學仍未消失

--105124 2010年10月12日 (二) 18:34 (UTC)

(報導不能有自己意見,所以第二段的前面那些話,應該刪去。同樣其後的段落中也有此問題,要是劉和潘的話,就要表達出來,如不是,則應刪去。) (記得上星期說的三件事嗎?你告訴讀者將告訴他們什麼;你正在告訴讀者;你告訴讀者你告訴了他們什麼。所以,你告訴讀者你將告訴他們劉以鬯和潘國靈認為文學仍未消失。第二段起就點緊扣這主題去寫,比如回歸小眾是如何回歸──像文學雜誌等。主題就是陀螺儀中心,要圍著它轉,不能失焦。)


[本網記者黎芷欣十月十二日訊]有人可能覺得香港的文化氣氛倒退,甚至覺得香港已沒有了正統的文學。但香港著名小說作家劉以鬯與潘國靈,今天在香港樹仁大學講座中表示,香港文學的現況和過往連載小說的全盛時期相比確實相差甚遠,但只是回歸至小眾傳媒當中。

現今與過往的比較

在大眾心目中通常認為現代報章中文學佔的空間很少。但現況反映則是在報章中其實有不少專欄,而專欄亦被認為是文學的一種。只是相對於過往大眾追看報章連載小說的年代,現時的小說連載已經比較少。潘表示過往那種連載一年的小說已經不再復見,但是仍有一些連載十天、八天的短篇小說。潘指出當年的連載小說是由作者每天執筆寫下,因此會和社會有較大的關連,例如劉的小說《對倒》中寫下了當年海底隧道通車的大事。另外因為年代的轉變,現今社會和作者當時的境況已大有不同,所以潘亦表示他閱讀很多經典作品時無法完全投入到書中的環境。

香港因其獨特的歷史原因而成為英國殖民地,在多年來一直是很多革命人士、文人與其他逃離者的避難所。劉在國共內戰時第二度來港,在同一時間有很多作家都逃難到香港。劉指相對其他仍然以內地環境為寫作核心的作家,他是少數曾以香港為其作品背景的作者。和今天香港的文學環境相比,潘指現今人口相對當時很多都是土生土長,使現時香港文學作品變得很本土化。

寫作的原因和文學與作者的關係

寫作被很多學生視為難題,但劉以鬯和潘國靈皆有他們的一些原因。劉指他中學時代開始寫作,是因為他當時對居住地上海的法國文化有感而發,是為了自己而寫作的。但後來他因為逃難而隻身到香港、重慶時,曾長期「為了吃飯」而為報章寫稿,為了肚子餓而寫的。

潘說寫作的目的可以是很純然的,作家對生活可能有有一些執迷、放不開,因此表達在文學裡。因此潘說文學能包涵很多日常生活中的黑暗面。

劉以鬯一部被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的作品《酒徒》近日被改編成電影,小說中的酒徒和劉當年初到香港時甚為相似,被學生問及此角有否當年劉本身的影子,劉表示在寫小說的過程中很自然就會融入了自己的人生,因此會有相似的地方。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