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香港電影製作多困難 學會人和態度最重要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幾好。

本網記者黃懿汶4月23日訊 香港做導演有多困難?電影工作者、壹傳媒《壹丁目》影片平台顧問總監歐文傑,今日出席樹仁周會表示,做導演,是一個回報時間長的工作,就像馬拉松一樣,有時,還不能要求金錢上的回報,不過會有非金錢的收穫,他又表示,如果覺得香港電影產量低,可以參與小型製作,或其他多類型製作。

歐文傑指,《十年》這套電影,5個導演,投資約50萬,每個導演只有約10萬的製作費,都要籌備2年,才可以拍出成果,而《樹大招風》這套電影,創作和交片,歷時5年,卻只有1年的工資,故不難看出電影業的艱難,他又指,以上的例子已經是最好的情況。

歐文傑又表示,最新的電影《淪落人》,香港票房算是很好,320萬製作費,約1千萬的票房,但其中主角黃秋生,和編劇並沒有出糧,而1千萬的票房中,也只能分到3成,其他會到片主的手上,故各電影工作人員的薪金,也是較少,他說事實上,香港每年只有不到10套電影,是超過1千萬票房,可想而知,做導演困難重重。

歐文傑表示,他並不認為,做導演令他後悔,因為他得到的,更多是非金錢上的收穫,例如拍《樹大招風》時,他學會如何分鏡拍攝,拍《非同凡響》時,從SEN學生身上,他學會謙卑,他認為SEN學生的演出十分令人動容,亦令他明白,態度的重要性,因為電影能夠拍攝,是得到其他人的幫助,他又表示,拍攝《廉政公署2019》時,重新思考什麼叫貪污、廉潔,又可以聽取不同人的意見,思考不同的角度,故他認為,做電影,知識已經是最基本,以什麼樣的工作態度做下去,才是最重要。

歐文傑表示,電影的出路可以是合拍片,或是將拍攝的成品到網上和航空公司賣,不過他未曾做過合拍片,因為他收到的合拍片劇本不太理想,所以沒有接拍,這個決定也令他反思,做導演就是想拍自己想要的故事,不應該因為想要資金,或政府的措施,而「改變自己的軌跡,改變創作方向。」,這也是他其中一個做導演的態度。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