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尋夢的比賽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梁詩敏

因被中國著名小說家王安億問:「你們這一代的小說家,還有寫故事的能力嗎?」,激發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走進夢的世界。十多年來,他走過迷茫、陷入過低潮、三度患上憂鬱症,再走出黑暗,憑著作《西夏旅館》奪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在小說界中展露光輝。他,是一個尋夢的作家,樂此不疲地走進夢的世界,利用文字寫下感動人心的「夢」。


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認為作家是職業運動員,在夢的世界「將自己的人生理想地分成上半場和下半場,像籃球比賽一樣。」

天賦的上半場

在人生的上半場,是需要天賦和興趣推動。他以乒乓球球員為例,乒乓球球員選拔是着重於球員的素質,挑選神經較敏銳的球員入選,因為這些球員的天賦適合節奏明快、講求快速反應的乒乓球比賽。同樣地,他自小喜愛閱讀、熱愛聽故事,興趣令他掌握了說故事的技巧和熱誠,對他的寫作生涯甚具幫助。而且他個性敏銳、感情細膩,令他對事情的觀察更細緻,「每個創作者的個性與真實的世界是格格不入,比較容易成為寫小說的人。」個性與現實的反差,令他更容易走出一般人思想的框架、極限。

尋夢的下半場

然而,進入人生的下半場,對理想的堅持、努力成為他的原動力。他的寫作生涯非是平坦的直路,微薄的稿費、殘酷的市場令他陷入寫作生涯的低潮。26歲時,他出版首部著作《紅字團》,並得到文學獎,「(當時我)以為拿了文學獎,就可以成為一個專業的作家。」是他意氣風發的時光。

直到結婚後,才醒覺微薄的稿費不足以維生,他只好兼任出版社的編輯和劇本寫作。「當你擔當某些職業時,那職業對你便有特別要求,壓榨出來的創作時間不多。」他為了應付工作,中後期的作品教早期的遜色,但他由始至終沒有讓自己停下來、放棄夢想。

而且,他創作《西夏旅館》時飽受家庭和經濟壓力,令他曾三度患上憂鬱症。他對憂鬱症一笑置之,「準時服藥就會康復。」憂鬱症沒有打擊他對夢想的熱誠和堅持,他不但利用四年時間完成《西夏旅館》,更戰勝病魔,走出黑暗。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