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嘆作家路難行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嚴凱瑩3月16日訊】

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日前出席大學講座時慨嘆,台灣文學市場不景氣,令作家生活壓力大,又加上性格敏感的特質,容易患上憂鬱症,很多同輩的出色小說作家,都因此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出道遠超預想

駱以軍回憶起自己二十七、八歲時,正值台灣文學的黃金年代,當時很多作家都是透過參加《聯合報》舉辦的文學營,得了文學獎繼而出道,自己亦不例外。初時,他以為得了文學獎,有出版商替自己出書就能成為專業作家。事實上,作品頂多售出約一至二千本左右,寫作不但不能令生活無憂,反令他一度陷入財政窘困。三十歲結婚之後,經濟負擔大了,更不可能靠投稿的微薄稿費過活,駱以軍坦言有幾年比較辛苦, 「二十多歲立志走這條路,(當時)沒有想到靠這個行業來維生。」

獲機遇撰專欄

後來,他在一間出版社當小編輯,做一個月就已經覺得撐不下去,他說:「寫長篇小說是非常專業的行業,需要保持像職業運動員的專注,不斷的寫。」但是編輯工作本身壓力非常大,寫作長篇小說的空間就會變少,他指自己身邊三十幾歲的這批小說家很多都是這個狀況,一邊寫作一邊維生。駱以軍表示,這個時期的自己全靠意志力在寫長篇小說,感覺到不太容易,後來壹週刊邀他寫專欄,他才有近十年的時間可以不用為生活而憂煩。

憶同輩感唏噓

提起身邊的同輩的小說作家,駱以軍不禁唏噓,「我覺得我同輩那幾個,像黃國峻,袁哲生甚至邱妙津都是因為憂鬱症(自殺),只是我們那個年紀不懂。」他指自己本身性格敏感、易緊張,加上當時創作《西夏旅館》野心太大,同時要面對經濟壓力,以及照顧小孩上的時間分配,結果罹患憂鬱症。


明心境抗抑鬱

他認為當代的小說家,需要終其一生,以有限的生命去建構複雜的宇宙,就好比職業運動員一樣挑戰極限,故受傷的機會就高。他解釋,年紀輕的時候會硬闖,到一定則年紀明白到維持健康的重要性,故會控制自己不要衝動。對駱以軍來說,憂鬱症就傷風感冒一樣,只須服藥就會好,他透露現時憂鬱症每年都會發作一次,持續大概一個月。

--095114 2011年3月16日 (三) 20:23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