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說故事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紅樓夢獎得主 漫談創作之路

駱以軍說故事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
記者:鄧頴姿

【本網訊】第三屆「紅樓夢獎」得主、著名臺灣作家駱以軍是日出席香港樹仁大學週會,與學生分享了他的創作歷程。席間,他更引用作家王安憶的說話,反問同學們:「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還有說故事的熱情嗎?你們還有說故事的能力嗎?」

去年,駱以軍憑著《西夏旅館》而獲頒發由香港浸會大學創辦的華文長篇小說獎項「紅樓夢獎」首獎,成為首位得獎的臺灣作家。這位畢業於私立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曾經三度患上憂鬱症的臺灣名作家,耗了四年的時間創作了《西夏旅館》這部小説。憶起創作《西夏旅館》的過程時,他坦言:「我覺得當時我野心太大了,忍不住要動筆,但當時要兼顧家中小孩,外加的經濟壓力讓我身心疲倦,寫了五、六個月我就崩潰了。」

作品曾帶他人腔調

駱以軍說,創作路上的初期,他就如張大春、朱天文那一代作家的人工智能機械人(AI),模仿他們的寫作風格,第一本作品《紅字團》就是帶著張大春的腔調。「當時我對成為一位職業作家這理想充滿著憧憬,以為每天埋頭苦幹,能夠出版一本實體的作品,那我就是作家了。」到了後來,他學會擺脫別人的影子,抓住了自己寫書的節奏,大膽的在小説中滲進一些詩句,有了自己寫書的風格。

為生計而犧牲作品

雖則如此,但面對著經濟壓力,駱以軍為了生計,還是要在創作之餘兼顧其他的工作。他曾經在出版社當過編輯,亦曾經接手寫劇本。「當時很多從事創作的朋友也是這樣,單靠版稅是很難維持生計,故要兼顧正職的工作。惟為了應付正職,很多時候都犧牲了作品的素質。」他坦言,他中後期作品的素質是比不起早期的。

駱以軍坦言,他曾經想過要放棄寫作,但是他對寫作那強大的欲望及生存意志讓他繼續堅持他的寫作。他說,他有一段時期的寫作是暴戾的,更曾經想過在37嵗就要自殺。「但我不能為小説而殉難,我要我的孩子好好的活著、我的太太快樂地活著。」

精神支撐創作生涯

駱以軍比喻自己為職業運動員,只要有精神支撐著,就能不受環境所影響,繼續他的創作。他覺得寫作的生涯就猶豫運動比賽,可分爲上下兩場,上半場是展示個性及現實也的寫作,而下半場則是面對社會的對抗與遷就。他認為,她敏感及帶神經質的個性,雖則是誘發憂鬱症的因素之一,但同時亦是成就出色的寫作的特質。「就猶豫馬術比賽中的冠軍馬,牠們具有強大的爆發力及敏銳的反應,但卻要長期保持巔峰的狀態,令牠們到了四、五嵗就只能當作旅遊區供遊客賞玩的馬匹了。」他指出,社會對藝術工作者及運動員的要求亦如是。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