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說故事 講道理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 駱以軍說故事 講道理--085001 2011年3月15日 (二) 18:34 (UTC)


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今日來到香港樹仁大學,用講故事的方式給同學帶來了一場生動,精彩的演講。周會一開始,駱以軍就先回憶起曾經在台灣會見內地著名作家王安憶的情景,他說,當時王安憶問了他們一個問題,「你們這一代的創作者還會說故事嗎?」那時剛三十歲出頭的他,用大江健三郎<<換取的孩子>>的故事回答了王安憶的問題。<<換取的孩子>>講述大江健三郎因朋友伊丹十三的改變和自殺后感悟出的作品,是活著的世界與死去的世界,朋友之間的對話,反應自己曾經最好的朋友,靈魂美的朋友,卻被換取了的悲痛心情,此書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而王安憶在聽完他用故事的回答后,理解似的笑了。

隨後,駱以軍又講了「三舅的故事」,故事的靈感來自駱以軍妻子的三舅,駱以軍表示,當時處於低迷狀態的他,卻因妻子的表弟,三舅的兒子那句,看了故事的內容開始懷疑事實的真相,而感到十分的受鼓舞。他說這叫做「以影惑體」,不是狗搖尾巴,是尾巴搖狗。足夠說明他的小說讓人覺得生動,真實。最後,駱以軍講了「機器人小男孩的故事」,他告訴同學,讓他印象最為深刻的是,機器人小男孩在水中念叨希望變成人類,及後來從口袋拿出其母親頭髮的動作,他指出,這些畫面都使他起雞皮疙瘩。

由此看出,駱以軍是一個敏感,心思細膩的人。當被問及是敏感,神經質讓他成為作家,還是成為作家以後變得敏感,神經質時,他自己也說,就好比運動員比賽,上半場時,也許那些敏感的,神經質的,與世界格格不入,特別的人是最佳選手,但到了下半場,這些人也必須不停地鍛煉自己,不斷地改變,與人接觸,聽聽他人的故事,才能進步。

至於會否因為銷路而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駱以軍果斷地說不。同時他亦指出,現在霸佔台灣的文學市場很多都是翻譯書,如哈利波特,而這些暢銷小說使純文學作家空間被擠壓,培養小說家現象被殲滅。

駱以軍最後表示,此次周會所講的故事,都是爲了表明現在的年輕人雖然接觸的信息如海藻般多,擁有的經歷亦是100年前80歲老人的100萬倍,但必須從中辨清什麽是瘟疫的,黑死病的經歷,什麽才是真實的,寶貴的,該保護的,憐憫的信息和經歷。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