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創作靠什麼?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駱以軍-創作靠什麼?


【本網三月十五日訊】創作,是件說易行難的事。它沒有至勝方程式,理應任創作之人天馬行空,但暗地裡又要求創作至少「有個譜」,下筆有章法,讀者才能看得懂,不然這不是好的創作。在這似有還無的要求下,完成一個創作到底靠什麼?駱以軍不免俗告訴你,創作還是靠歷練與夢想。


(記者:梁曉昀)


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今日出席樹仁大學新傳系講座,分享他在寫作上的心得。駱以軍甫開始講座先以與中國當代文學女作家王安憶的對談作為引旨,「當年跟王安憶有個對談會,好像叫什麼兩岸跨世代的小說談,我是她的粉絲,所以準備了很多問題想問。結果她當時一坐上來看見我就問說,你們這一代的青年人還有說故事的能力嗎?或是還有說故事的熱情嗎?這是一句非常『中』的一句話。」


創作靠真相

當時的駱以軍三十多歲,從二十多歲起便開始寫作,並以此為事業,已經寫了四五本小說集,更讀了很多的書,恍惚有說故事的能力和熱情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當有位前輩問他會不會說故事,令他非常錯愕,但也讓他反思。「我當時的情況跟現在的青年人一樣,現在二十歲的年青人,現在的人生也只有二十年,但可以說現在他們所擁有的經驗是一個一百年前的老人整輩子經驗的一百萬倍。而一百年前年青人的人生也只是經歷過幾件事。」

駱以軍說:「現代年青人的腦海塞滿了(很多不同的資訊),每天電腦一打開,網路資訊數不盡,他們沒有經歷過世界大戰,但已經看過很關於諾曼地登錄的畫面,他們沒有經歷過世界末日,但那些天搖地動的畫面都在電影經驗過。」


各式各樣的資訊畫面令現今青年人經驗異常豐富,理應是創作的參考對象,有助創作加入更多元素,但駱以軍卻認為這些是不良的經驗。「這些都是得了黑死病,或是瘟疫的經驗,都是山寨版的東西。」

這些是創作的障礙,必須跨越才能找到有價值的創作材料,因此他說:「當年青人想說自己世代的故事時,他們必須從假的、虛構的(經驗)分辨出真實的(經驗),像是人心底裡的愛、同情和真正了解別人痛苦的經驗。」


創作靠尋夢

文學創作內容疑幻似真,才是引人入勝的地方。真實的部分從人生實際經驗中尋找,而虛幻的部分則在創作人夢想與執念之下構成,駱以軍遂以電影《A.I.人工智能》為例子。「電影內的二千年後已經沒有人類,外星生物來到地球救是起機械人的主角。他們想得到主角的回憶,並以完成他的夢想作為交換。主角很想念他的母親,所以要求外星人將他媽媽復活,但因為技術問題,他的媽媽只能有一天的生命。最終他的媽媽跟主角說了『我非常愛你』一句對白後便死去了。」

駱以軍表示,主角雖是被偽造而成,但他一直想進入的真實人類的世界,成為人類的一份子。而最美妙的地方是在人類滅絕之後,主角憑著當時被教唆而剪下母親的頭髮,這一點對愛的向往,憑空創造出那充滿愛的一天。在不真實下,道出人最真實、最基本的核心,才是創作的價值與奇蹟。
個人工具